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topless,新手必看

表嫂夏欢扭头看着我,看到我神色紧张的样子,低声说道:“别紧张,我知道你身体好,没事的自信点!”我点了点头,推开这半开的酒店房门,便看到了站在门后李倩,一位年轻性感的少妇!她穿着一件套裙,裙摆到膝盖,下面是肉色丝袜,干练的短发,脸上略施脂粉配上绝美的容颜,让她充满了魅力,对男人的杀伤力巨大,我看了她一眼,都有一种支帐篷的冲动,征服这种女人,会让男人有一种满足感。

  “哎呀!你看上去要比你表嫂发来的视频要帅气一些,好年轻!”她惊喜的扫视着我。

  我咽了咽口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也很漂亮。

  ”“呵呵,你很紧张吗?”她继续笑着问我,踩着高跟鞋就来到了床边上坐着,然后用手撩拨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认真的看着我。

  “我不紧张,我只是……不知道表嫂怎么样了!”我担忧的说道,她今天来可是带着强烈目的的。

  “你表嫂没事的,她不会被陈平干的!”李倩笑了笑说道。

  “什么?”“陈平对女人根本就不感兴趣。

  ”说到这的时候,李倩的眼神充满愤怒和幽怨,“夏欢想和陈平好,我只想和陈平离婚。

  ”随即话锋一转,盯着我笑,“怎么?你这么关心她,是不是对她有想法?好啊你,她可是你嫂子!”“我没有!”她媚笑了一下然后解开了自己的衣裙,我看到了她白皙的肌肤和上下套装的内衣,内衣是蕾丝的,十分性感。

  然后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先是用手往后解开了她的罩子扣,将那黑蕾丝的罩子卸下来,任由其掉在光洁的酒店地毯上,然后用玉手将那捆绑的小内往玉足下面滑着!这身材真是没得说啊,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那翘臀正对着我,肤如凝脂,在酒店灯光下闪烁着醉人的光泽,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的诱惑感,直招人犯罪。

  直到浑身上下只剩下脚上的那两双肉色丝袜,跟一丝不挂也没什么区别了,两双修长玉腿裹着性感的肉色丝袜,凑到(两根一起插进去)我跟前,“那你说说?我跟你表嫂谁好看?”我咽了咽口水,“你…你好看”她把手横在了胸前,按住那玉峰上的两个粉腻豆点,另外的一只手往下延伸盖住了她那圣女之地!可是她的玉璧太细了,上面盖不住那巨大浑圆,下面盖不住那毛茸茸的粉腻,可光是这春光半露就已经诱惑死人了。

  “那你说说?哪里好看?”她说着又盯着自己的胸看了看,突然把手一放,两团雪白直接晃动出来,直接胆大的问我:“我的奶比你嫂子的要大吧?”我当时完全看楞了,还没来得及回答,只觉得一具娇躯贴了上来,一只娇柔小手直接从我裤口伸了进去,感受到那坚硬与巨大,她一脸吃惊。

  我终于鼓起勇气把她扑倒在床上,用手心包住了她那充满弹性的峰峦,然后另外一只手往下慢慢摸索过去,可能是因为陈平不喜欢女人的原因,她寂寞许久,那处早已水花泛滥了。

  “哼…”随着我的动作,她轻哼一声,很主动的提了一下臀,分开了一下脚丫子……

李茹是我儿媳妇,她今年27岁,是个小学教师。

  她人长得漂亮,还特别有韵味,走路的时候,屁股喜欢一扭一扭的,每次都把我看的浴火高涨。

  老伴早就去世了,我才刚到五十,正是精力充沛的年龄。

  我经常忍不住对儿媳妇想入非非,做梦都想上了她。

  但,儿媳妇和我辈分有别,我一直没有机会碰她。

  机会终于来了……那天,家里突然停电了。

  我提前下了班,刚刚回家,儿媳妇就从后面抱住了我:“你咋才回来啊,人家都着急死了。

  ”儿媳妇娇喘着,一双雪白的玉手伸进了我的怀里,就乱摸了起来。

  她的手滑滑的,非常的软,摸在我的身上,不一会儿,我就硬了。

  “今天该交公粮了,你别想偷懒!”儿媳妇粗重的喘息着,迫不及待的把我的裤子给脱了下来。

  接着,一把握住了我粗壮的玩意儿,我知道,我今天提前下班,儿媳妇把我当成儿子了。

  我的体型和儿子本来就很像,再加上家里一片漆黑,儿媳妇根本分辨不出来我的身份。

  “怎么变大了啊?比以前大了这么多,人家喜欢死了。

  ”儿媳妇用手摸着我的家伙,明显感觉到了尺寸的变化。

  她还没有意识到认错人了,她的一双玉手,熟练的在我的家伙上来回游走。

  不一会儿,我的家伙就分泌出来了一股润滑液。

  “噗嗤!”“噗嗤!”儿媳妇的手快速的抖动着。

  我的家伙越来越硬。

  “老公,你怎么比以前厉害这么多啊?”儿媳妇感受到了我的变化,诧异的问道。

  我不敢回答她,害怕被她听出来,毕竟,我和儿子的声音是有些不一样的。

  儿媳妇仍旧没有怀疑我,她见我不说话,就不再问了。

  “老公,咱们今天玩后入吗?趁着公公没回来,咱们在桌子上弄一次,好刺激啊!”儿媳妇扭动着腰肢,顺从的趴在了客厅的桌子上。

  她圆润,丰腴的大屁股立刻撅了起来。

  我强忍住呼吸,朝她身后走了过去。

  我的手一下握住了她的大屁股。

  儿媳妇的玉臀,非常的有弹性。

  握在上面,就像握住了两个大柚子,我用手抓了一下,两个大柚子一阵左右摇晃,儿媳妇更是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娇嗔。

  “哎呀,你坏死了,用这么大力气抓人家。

  ”儿媳妇脸色潮红的责怪道。

  我渐渐放慢了力气。

  我的手掌在她臀部,从上到下,缓缓的游走了起来。

  儿媳妇在我的抚摸下,不由得有了快感,她忍不住“吭吭唧唧”的喘息了起来。

  “哎呀,难受死了。

  ”“不要啊,人家受不了了!”儿媳妇难受的喊了起(儿童益智故事)来。

  她喊的声音越大,我就越兴奋。

  我的手游走的速度更快了。

  儿媳妇娇喘的声音此起彼伏,整个房间内都是她的靡靡之音……摸了几分钟后,感觉时机差不多了。

  我捏着早已滚烫发热的铁棍,在她的大柚子上摩擦了起来,蓄势待发!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儿媳妇透过玻璃微弱的反光,察觉到了不对劲。

  “爸!是您吗!您快停下来啊!”“我是您儿媳妇啊!咱们不能乱来!”儿媳妇认出来了我,她惊慌失措的喊了起来。

  苟且半天的男人,竟然是自己公公!儿媳妇羞愧难当。

  “不行!儿媳妇,你委屈一次吧,爸都十几年没碰过女人了,憋得难受!”什么伦理,什么道德,早就被我抛之脑后。

  现在,我满脑子只想着做爱……只想着把年轻貌美的儿媳妇给草了!我滚烫的铁棍子,已经抵在爱的入口了。

  只要往前一挺,我就会达到西方极乐世界!“呜呜呜!”“不要啊!”儿媳妇已经绝望的哭了起来。

  她万万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公公给睡了。

  我正准备占有儿媳妇的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接着,就是钥匙开门的声音,儿子回来了!我顿时吓得魂飞魄散,赶紧提上了裤子。

  儿媳妇也急忙站了起来,收拾了一下身上凌乱的衣服。

  门打开后,儿子一脸疲惫地走了进来。

  这时,家里也来电了。

  儿子打开了开关,屋内顿时亮了起来。

  “媳妇,你哭了?”儿媳妇的双眼有些红肿,儿子担心的问了起来。

  “没,没有”儿媳妇摇了摇头,神色慌张的钻进了卧室内。

  儿子没有多疑,跟在儿媳妇身后走进了卧室内。

  过了一会儿,我们一家人就开始吃晚饭了。

  儿媳妇换了一条紧身牛仔裤,走了出来,那条深紫色的牛仔裤,紧绷绷的勒着她的玉臀,看的我内心又是一阵火热。

  经历了刚才的意外,儿媳妇对我有些抵触,她坐在了桌子的另一边,故意和我离的很远。

  “媳妇,爸,我要出差了”晚饭吃到一半,儿子突然开了口。

  “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表面上波澜不惊,心里乐开了花,儿子走了,家里岂不只剩下我和儿媳妇两个人了。

  “要一个月以后了”儿子回答道。

  “能不去吗?”儿媳妇明显有些紧张。

  “不行啊,你也知道,老板很器重我,这次的出差,任务非常的艰巨,我一定要认真完成任务”,儿子的事业正处于关键的上升期,他对这次的出差非常重视。

  “不吃了!”儿媳妇的脸色明显有些不对劲,她一转身,扭着紧绷绷的臀部,朝卧室走去。

  “我也不吃了”我匆匆扒拉了几口饭,也回了卧室。

  儿子一脸的茫然,“都怎么回事?难道今天的饭菜不合胃口吗?”儿子一阵喃喃自语。

  躺在了床上后,我怎么也睡不着,我依旧满脑子都是儿媳妇那珠圆玉润的蜜臀,她的臀部,像是注满了水的气球,用手一摸,吹弹可破。

  到半夜,我做了一个春梦,梦见儿媳妇用她那丰满的蜜臀,骑在了我的身上,不停的摇曳……第二天早上醒来后,我发现被窝里湿了一大片,我突然感觉有些心酸。

  我操劳了大半生,给儿子成家立业,可如今,竟然连根女人毛都碰不到,只能靠着半夜做春梦,来发泄生理需求,我觉得自己活得很卑微。

  起床后,儿子已经出差走了,家里只剩下了我和儿媳妇两个人,儿媳妇明显在故意抵触我,她连早饭都没有吃,就去上班了,故意减少和我在一起相处的时间,我很失望。

  后面的几天都是如此,儿媳妇一直躲着我,偶尔见面,我和她打招呼,她都爱理不理的,儿媳妇这样对我,让我很难受,但,我对儿媳妇那丰满,圆润的蜜臀,越来越渴望了。

  这几天,不知道是不是天气太热的原因,儿媳妇学人穿起了热裤,短短的热裤,只能到大腿根,儿媳妇两条笔直修长的美腿完美的露了出来,每次看见她,我的眼睛都忍不住一阵放光,但,儿媳妇还是故意躲着我,我没有机会接触她。

  老天爷还是眷顾我的,几天后,小学校长突然打来电话,儿媳妇低血糖昏迷了,让我去接她回家,我知道我的机会来了!接到电话后,我就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学校,办公室的沙发上,儿媳妇已经昏迷不醒,她那两条美玉一样的大长腿,笔直的横在了扶手上,引人垂涎,我看着她的大长腿,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和校长寒暄了几句,我就背着儿媳妇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的手一直在儿媳妇的蜜臀上,不停的乱摸,儿媳妇的蜜臀充满了弹性,用手捏一下,蜜臀不停的乱颤,我的心脏也跟着不停的狂跳,儿媳妇虽然低血糖昏迷了,但,不等于完全失去意识,儿媳妇还是有一些意识的,她感觉出来了,我在占她的便宜,但,她在昏迷之中,根本说不出话来,只能任由我在她的玉体上乱摸,我的手在她的蜜臀上不停的上下游走。

  摸了一会儿后,我的胆子越来越大,一咬牙,把手伸进了她的两条玉腿之间,在她玉腿的内侧抚摸了起来,她玉腿上的肌肤,光滑,细腻,摸在上面比摸婴儿的脸蛋还要柔软,我暗暗赞叹,儿媳妇真是人间极品,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长得这么好,我摸的欲仙欲死,儿媳妇心里却在不停的骂娘,被公公一直揩油,她快要气死了,她很想反抗,可是身体又动弹不了,只能趴在我的后背上,不停的翻白眼。

  从学校到家,步行只有十五分钟的路程,这十五分钟,对儿媳妇而言,每一秒都如同度日如年,可十五分钟还是很快就过去了,我背着儿媳妇回了家,儿媳妇以为回了家,我就能放过她了,可是,她错了,更猛烈的暴风雨还在等着她呢。

  我把她放在了客厅的沙发上,接着,我把她的高跟鞋给脱了下来,儿媳妇白皙,肌肤如牛奶般的玉脚顿时露了出来,我把她的一双玉脚给抱在了怀里。

  “儿媳妇,你低血糖,按摩脚能帮你快速恢复血糖”我的手在她的玉脚上面不停的来回揉搓,她玉脚上的肌肤和大腿上的肌肤一样的细腻,握在手上,滑滑的,软软的,我抱着她的玉脚,一阵阵的心猿意马。

  儿媳妇已经睁开了眼睛,她愤怒的看着我,她在用眼神威胁我,让我放开她,可她越是这样,我就越兴奋,我就喜欢儿媳妇的这对玉脚,她的这双小脚丫,我能抱在怀里玩一年。

  “儿媳妇,爸给你好好按按,你的身子弱,按按促进血液循环”我的手顺着她的玉脚,往上摸,不一会儿,就摸在了她的小腿上,儿媳妇的小腿曲线优美,没有一丝的赘肉,摸在上面完全是一种享受,正摸着摸着,儿媳妇突然恢复了知觉,她抬起玉脚,一脚踢在了我的脸上,我“噗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不要脸!”被我摸了这么大半天,儿媳妇气的满脸通红,把我踢倒后,她生气的走进了卧室内,我看着她的背影,一阵不舍,我还没摸够呢,怎么就走了呢!儿媳妇回到了卧室,把她屋里的门给紧紧关上了,我知道,占有儿媳妇的计划,再次失败了。

  我心灰意冷的回了房间,我躺在了床上,仍旧对儿媳妇的那对玉脚流连忘返,我把给儿媳妇按摩过的手指放在鼻孔下嗅了一下,闻到了一股淡淡香气,这是儿媳妇玉脚的味道。

  经历了这件事之后,儿媳妇对我愈加防备了,儿媳妇连穿衣服都变得保守了起来,她再也不敢穿热裤了,每天都穿起来了牛仔裤,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可她不知道,她穿牛仔裤的样子同样迷人,那深紫色的牛仔裤,勒的紧绷绷的,她走路的时候,丰满,圆润的玉臀一直不停的左摇右晃,就像是在对男人招手,草我吧,使劲的草我吧!我和儿媳妇彻底陷入了冷战之中,儿媳妇每天早出晚归,故意躲着我,她每天出门之后,连卧室都会上锁,我已经一丁点接触她的机会都没有了,但,我对她那对玉臀的渴望,却没有丝毫的减退。

  一天下午,天色已经很晚了,儿媳妇却还没有回家,我不由得有些担心,一般到这个点,儿媳妇都会准时回家,今天,她一直不回来,我放心不下她,儿子不在,我就是儿媳妇唯一的亲人,照顾儿媳妇,是我的责任。

  我下了楼,朝学校走去,我想去接她,来到了学校门口,果然,儿媳妇遇见麻烦了,她被几个身上纹着刺青,染着黄毛的小混混给盯上了,儿媳妇长得好看,附近的几个小流氓早就对她垂涎三尺,终于在今晚动手了。

  看见这么多的坏人,儿媳妇一脸的惊慌失措,几个小混混嚣张的笑着,朝着儿媳妇步步紧逼,“给我住手!”危急时刻,我大喊一声冲了过去,身为公公,保护儿媳妇义不容辞。

  “爸!你小心啊!”儿媳妇虽然和我之间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但再怎么说,我们也是亲人,她还是很担心我的,见我要和小混混们扭打在一起了,儿媳妇下意识喊了一声小心,这一句“小心”让我心里暖暖的,儿媳妇心里还是有我的,我和小混混们打架更加卖力了,我虽然年龄大了,但这么多年一直从事体力工作,身体非常的强壮,而且,年轻的时候我还学过几年的拳脚功夫,和这几个小混混动手,完全不在话下,我三下五除二,把小混混们打的连连后退。

  “哼!给我记住了,她是我王老汉的儿媳妇,以后谁敢碰她一根汗毛,我跟你们没完!”小混混们被我打的屁滚尿流,临走的时候,我一声冷哼,气势如虹,小混混们被我彻底吓到了,他们走后,儿媳妇的脸色终于恢复了平静。

  “爸,谢谢你啊”冷战这么久,儿媳妇第一次主动跟我说话。

  “没事的,保护你,是我应该做的”我笑了一下,满不在乎的道。

  “爸,你受伤了!”刚才和小混混们不停的打架,我虽然打赢了,但身上还是挨了不少拳脚的,我的胳膊上,胸膛上,有好几处淤青。

  “回家我给你擦点药酒吧”,儿媳妇毕竟是教师,素养非常的高,见我为了救她受了伤,她心生感激,对我以前不好的印象大为改观,我点了点头,和她一起朝家里走去。

  回家后,儿媳妇顾不得换衣服,就拿来了医药箱给我擦药酒,我干脆把上衣给脱了,我充满肌肉的上身,裸露了出来,儿媳妇看见我姣好的身材后,美目中一阵吃惊,我虽然年过半百,身材却保持的非常好,八块腹肌,拥有多少青年男子都梦寐以求的身材。

  儿媳妇在掌心挤了一些药酒,在我胸膛上缓缓的涂抹了起来,她的手很滑,按在我的胸膛上,非常的舒服,儿媳妇站在我的旁边,她滚圆、丰满的臀部,就摆在我的眼前,离我的眼睛不足十公分,她的玉臀真是越看越漂亮,鼓囊囊的,牛仔裤都快给撑爆了,我盯着她的玉臀,一阵想入非非。

  我好想去摸一下,好想去对着她圆滚滚的玉臀狠狠的拍几巴掌,我想听她丰满的臀部被抽打的声音,儿媳妇的臀部这么大,一巴掌拍在上面,声音肯定很清脆,我满脑子都是肮脏的思想,身为一个公公,一直对自己儿媳妇的臀部动歪念头,这样很不好,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我好想要儿媳妇的美臀,我想她骑在我的身上,接受她美臀的暴烈撞击,心里胡思乱想着,不一会儿,我就有了生理变化,我裤子鼓囊囊的硬了起来,又粗又大的家伙,把裤子都快给撑爆了,正在给我擦药的儿媳妇,也发现了我的身体变化,她知道我又动歪心思了,给我擦完药后,她神色有些慌张的转身就想走,但,偏偏她脚下一滑,身体不由自主的朝我怀里坐了下来。

  她丰满,滚圆的臀部,结结实实的坐在了我的家伙上,一股强有力的撞击感,从娇臀瞬间传遍全身。

  “啊!”儿媳妇全身一阵酥麻,而我更是爽到了极点,儿媳妇的玉臀软绵绵的,充满弹性,压在我的家伙上面,舒服的我差点喷出来。

  “爸,对不起!”坐在我怀里后,儿媳妇迅速意识到了什么,她神色慌乱的站了起来,逃也似的钻进了卧室,再也不出来了,我看着儿媳妇的背影,一阵不舍,她玉臀的柔软,还在我心头缠绕,让我久久难以忘记,钻进了卧室后,儿媳妇一整夜都没有出来,原因就是她很尴尬,儿媳妇是教师,很注重尊严,不小心坐进了公公的怀里,让儿媳妇很难堪,儿媳妇躲进卧室,一整夜没有出来。

  第二天早上,我们见面的时候,儿媳妇还有些不好意思,匆匆跟我打了一个招呼,儿媳妇就去上班了,自从这件事之后,我和儿媳妇之间的关系,再次发生了变化,儿媳妇已经不像以前对我那么抵触了,但她对我还是有些排斥,我们俩的身份毕竟是公公和儿媳妇,这段时间以来,我们却发生了这么多过度亲密的事情,我的家伙已经连续两次撞在儿媳妇的玉臀上了,儿媳妇臀部的柔软,我一直念念不忘。

  过了几天,儿子打电话过来了,他在外面出差的时间又延长了一个月,我和儿媳妇等于又多了一个月独处的时间,在电话中,儿子一直叮嘱我,一定要我照顾好他媳妇,千万不能让他媳妇受一丁点的委屈,他可以做的,我都可以做,他行驶的责任,我都可以行驶,总之,他不在家,他媳妇的一切都归我管!其实电话里我一直特别想问问儿子,他媳妇我能不能草一回,但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

  挂掉电话后,儿子就全心全意的去工作了,把媳妇交给我这个亲爹,他放心。

  天气越来越热,再加上,我们居住的是一个三线小城市,城市内老旧的火力发电厂,不堪负荷,周末的时候再次停电了。

  周末那天,儿媳妇在家休息,我去工地上班,见我不在家,儿媳妇嫌太热就把南北通透的窗户给打开,她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午觉,而我因为天气太热,工地提前下班了,我回了家,就看见了在客厅里睡午觉的儿媳妇,她没想到我会这么快回来,所以她穿的很清凉,一件薄薄的小背心,里面没有穿内衣,躺在沙发上,小背心已经被汗水湿透了,白色的背心里面的肉色若隐若现,尤其是儿媳妇丰满的胸部,背心被汗水湿透后,胸部的轮廓几乎清晰可见,美胸上面两个小葡萄,高高的竖起,把背心撑出来了两个凸点,儿媳妇的下身只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短裤,紧绷绷的短裤,只能勒住大腿根,儿媳妇的两条玉腿和白皙的脚面完全露了出来,虽然南北通透的窗户都开着,但儿媳妇依旧很热,她身上不停的出汗,我有些心疼她,我去拿了一把蒲扇,坐在了她的旁边,给她扇风,我每扇一下,儿媳妇的小背心就微微鼓起,里面雪白如玉的大圆球,清晰可见。

  我一下找到了乐趣所在,很卖力的给儿媳妇扇了起来,她的小背心每鼓起一次,我就会兴奋一次,儿媳妇在睡梦中只觉得越来越凉快,她渐渐睡的更香了。

  “爸,是你!”睡了一会儿后,儿媳妇终于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一看,是我在大汗淋漓的给她扇风,儿媳妇顿时一阵感动。

  “爸,你去休息吧,别管我了”儿媳妇有些愧疚,我这么大年龄了,还给她扇风,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没什么的,儿子不在家,身为爸,要疼你啊,天气这么热,你怎么睡得着啊,我给你扇扇风,你好凉快一点”我义正言辞的回答道。

  “爸,谢谢你了”儿媳妇根本没有想到,我趁着扇风的时候占她的便宜,“热坏了吧”她见我出了这么多汗,忍不住拿了一张纸巾帮我擦汗,她伸着胳膊帮我擦汗,她傲人的胸部一下挺了起来,薄薄的小背心,随时可能撑爆了似的,大屁股的女人往往胸就大,儿媳妇就是这种人,她的玉臀圆滚滚的,又大又圆,她的美胸同样丰满的吓人,两个大圆球,鼓囊囊的,她的身体随便动一下,两个大圆球就止不住的上下乱颤,看的我直吞口水。

  给我擦完了汗,时间已经很晚了,天气太热,我们无心吃饭,随便对付了几口,晚餐就算解决了,但这个时候还没有来电,我们的卧室都热的不能睡觉,家里只有一张凉席,我建议,把凉席扑在客厅的地板上,我和儿媳妇一起躺在上面睡觉,儿媳妇刚开始还有些不好意思,但天气实在太热了,为了能有一个好的睡眠,她最终接受了。

  我和儿媳妇一起躺在了客厅的凉席上,第一次和公公躺在一起睡觉,儿媳妇有些拘束,她故意和我离的远远的,害怕我会触碰到她,我有些无奈,但也只能接受了,天色越来越黑,不知不觉就到了半夜,这个时候,天气突然变得更加闷热,我和儿媳妇躺在凉席上,依旧热的大汗淋漓,我热的实在睡不着觉,见屋内漆黑一片,一咬牙干脆把内裤给脱了下来,脱掉内裤后,我已经一丝不挂了,我的家伙直勾勾的竖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我渐渐的凉快了许多,就在我渐渐想要入睡的时候,突然感觉一对很柔软的东西撞在了我的家伙上,那种感觉软软的,充满弹性,让我很舒服,我睁开眼睛一看,竟然儿媳妇睡着后,不小心翻身,把圆滚滚的玉臀,贴到了我的家伙上!我已经勃起发硬的家伙,紧紧的顶在了她的玉臀上,一股暖暖的微热,从她的玉臀上不断传来,我的家伙愈来愈硬,现在,我的家伙头和儿媳妇的玉臀,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蕾丝内裤,肉色的蕾丝内裤,我的家伙撞在上面,传来了一股滑滑的质感。

  “儿媳妇,你睡着了吗?你的身子撞到爸爸了!”我试着喊了两声,儿媳妇睡的很香,根本没有醒来的迹象,我的胆子大了起来,我捏着家伙,在儿媳妇玉臀上摩擦了起来,儿媳妇的玉臀,丰满,柔软,我的家伙在上面每摩擦一下,她的玉臀就会一阵微微的抖动。

  摩擦了没一会儿,我越来越兴奋,家伙内不由自主的喷出来了一股润滑液,湿湿的液体一下把儿媳妇的内裤给弄湿了,我顿时一阵害怕,我担心儿媳妇醒来了会生气!我赶紧停了下来,继续假装睡觉,但是,躺了一会儿,儿媳妇丝毫没有醒来的样子,我的胆子更大了。

  我已经不满足摩擦儿媳妇的玉臀了,我小心翼翼的坐了起来,把儿媳妇的小背心撩了起来儿媳。

  妇丰满,浑圆,像是水蜜桃一样的美胸立刻露了出来,我屏住呼吸,用手握住了儿媳妇的水蜜桃,小心翼翼的捏了一下,儿媳妇在睡梦中感受到了什么,她发出了“吭哧”一声响。

  我浑身一激灵,正准备收手,发现儿媳妇双眼还在紧紧的闭着,我的手又再次按了下去,这次,我两只手同时出动,把她的两个水蜜桃全都握在了手里,缓缓的抚摸了起来

想来是梨花开放了,许佳上了高中以后,就没有去过那片山坡了,小时候倒是经常和爸妈一起去。

  叔侄年上养成夏乐枫看着时间说道。

  嗯……哈,吕老师欣慰地笑了,她不知说什么好,于是有点拖延和语无伦次。

  我被你的傲慢、善良和邪恶所吸引。

  狼性老公别过来全文免费如果不回家,就会在旅馆或者公园度过,这样。

  有时候……不需要动手,就可以将对方击垮呢……比如……现在这样况且高阶凐灭者都是有理智的东西,不会随意搞大屠杀。

  欣喜的向着眼前帮助我的人弯腰道谢,但因为幅度过大,肘关节又是传来微微的痛楚。

  叔侄年上养成收拾收拾就我们就回屋躺下了。

  寒冬腊月的风冷冽的厉害,她眼睛落在他因寒冷泛白的指部关节上,不可抵挡的心疼感散漫开来。

  当看见是她后,脸上勾起了一丝浅浅的笑容。

  在冲泡咖啡的这段时间,我拿出口袋里的智能手机,开始确认昨晚我睡着之后发来给我的消息。

  叔侄年上养成早饭闲扯了一会儿后,我们就出发去学校了。

  这么鞠着躬走路当然不舒服了,徐豪刚想反抗就看见了林涵在偷笑。

  我见周围的目光都被甲一乐的豪言所吸引,赶紧提醒他,可他完全没有听到。

  大概会是南香吧,如果是由她来问,我一定会做出回应因为…这样才偶尔能够得到与大家的交集这样。

  那我现在去给你找衣服,你现在去洗澡吧。

  向南风受伤以后,敌不过文山中学有个厉害的詹科,直接输了比赛。

  他的性格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改变啊。

  就理论上来说,都一样。

  狼性老公别过来全文免费——店长,你们这儿缺不缺那种扫地的啊,这边有个女的特别适合…我该怎么回答?还不是只能支支吾吾,挤牙膏般憋出三个字:叔侄年上养成音韵扶起轻轻地扶起韵律。

  慕浅汐一秒破功,开玩笑的,我才不会早恋呢,只是单纯欣赏你的那种,找你就是想和你(摸同桌的白丝袜流水)认识认识。

  陆奕泽在一旁微微笑了,牵着媳妇的手,把她带到楼上,示意家人别慌有他看着猪憨憨。

  过了一月,陆励收到录取通知,便买了前往旧金山的机票。

  那你去找神仙吧,天蓬元帅的样子?恕我无能为力。

  去年双十一是思思的生日,我和这个师傅说好在山下等着我,我只要一上车,车就立即开向火车站。

  理论上,这一黑一白两只喵咪其实才是在场所有猫中真正的两个极端,可正因此极端所以亦存在着某些截然相同的地方。

  总算找到你了?来填饱姐姐的肚子吧!小溪面露凶色,剥开了它薄薄的一层包装。

  少女甜美清新的声音,雪白太阳帽挡着阳光,帽子下黑长直被扎成随意松散的两只羊角辫,一袭白色洋裙,引得校门口卖煎饼果子的小贩看了一眼又一眼。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e.aspx?1182.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e.aspx?2875.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e.aspx?1444.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e.aspx?6669.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e.aspx?4618.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e.aspx?3808.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e.aspx?6251.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e.aspx?77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