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j xvideo,新手必看

这时候的老张,已经拿着背篓和铲子,在村里的后山采药了。

  村里的景色很美,也分成安静平和。

  老张虽然忙活了一早上,却不觉得累,反而感到神清气爽。

  他朝远处眺望,照样升起来,照射这这个美丽的村庄。

  一个靓丽的倩影,映入了老张的眼帘。

  亭亭玉立的美少女,在林间,牵着一头牛,她脸红的拽着那头牛。

  牛很倔强,死活不肯走,那少女急的直跺脚。

  “真的是可爱迷人的姑娘,看见她,总觉得年轻了好多,回到了少年时代呢。

  ”老张笑了笑,慢慢的走过去了。

  “晓梅,这么早来放牛呢?”望着莫晓梅那娇嫩的身子,如同花骨朵一样,等着人采摘,老张心里有些兴奋。

  “呀,张医生,你又来采药呢,我快急死了,这牛不知道怎么了,不肯走嘛,你帮帮我好不好。

  ”莫晓梅脸颊绯红,望着老张嫣然一笑,那么纯洁可人。

  老张观察了一下,这是一头公牛,好像到了发情的年龄,不远处的一头母牛,正在召唤它。

  所以这个畜生,下面的牛鞭已经伸出来了,气喘吁吁的,当然不肯走了。

  “发情了,你松开它吧,免得它伤了你,没事的,它不会跑远的,它要去那边。

  ”老张指了指不远处的母牛。

  莫晓梅很听话,松开绳索后,那头公牛立刻跑那边去了,围着母牛打转。

  “哇,张医生你好厉害呢,不仅能治病,还懂这个,简直神了。

  ”莫晓梅非常崇拜的望着老张,开心的拍手,非常的可爱。

  “那当然了,晓梅你身体恢复了吗?”老张盯着她胸前鼓鼓的双峰看,这个美少女,这两天没去诊所找他,他还是怪想她的。

  “哎呀,没有呢,可是我爹要我在家里做事,我家里来客人了,忙的很,我就没来找你。

  ”莫晓梅有些委屈,歪着头看了看那头牛,忽然又说道:“张医生,什么是发情了呀?”老张被问蒙了,不过想想看,这个美少女那么天真,的确不懂这些原始的本能。

  “就是男人喜欢女人,女人喜欢男人,就会发情的,懂了吗?”莫晓梅眨着大眼睛想了想,看着老张,说道:“张医生,那你喜欢我吗?”老张一愣,这么直接的吗,真是有意思,果然单纯。

  “喜欢啊,你喜欢我不?”老张居然有点紧张。

  “嗯呢,我喜欢张医生,你医术高明,又那么有正义感,我也要对你发情呢。

  ”莫晓梅笑嘻嘻的,娇美的脸蛋上是那样美好的笑容。

  这笑容融化了老张的心,激发了他的欲念。

  这姑娘虽然不懂,可是他懂啊,他忽然忍不住把莫晓梅给抱住了。

  嗅着她身上的清香,老张激动的用手在她翘臀上摸索着,并且揉捏着她的胸脯。

  “嗯,张医生你干嘛呀,我快喘不过气了。

  ”莫晓梅有点不知所措,轻轻的推着他,可是,他身上那种味道,又让她安心。

  “我喜欢你啊晓梅,我这是对你发情呢,就像那两只牛一样。

  ”老张也不想再骗她治病什么的,他真的很想,回到年轻时候,能够和这样纯洁无邪的美少女,轰轰烈烈的谈一场恋爱了。

  “好嘛,好嘛,可是你轻点呀张医生,我也喜欢你的,那我们要怎么样呀。

  ”莫晓梅脸颊通红,仰头看着老张,有些惊慌失措。

  “我们去树林里吧,好吧。

  ”老张喘着粗气。

  “嗯呢,去做什么?”莫晓梅跟着老张走。

  “我们一起发情,好不好?我简直太喜欢你了。

  ”老张内心热血澎湃,直接把莫晓梅抱在怀里,把她压在了草丛里。

  “哎呀,张医生这不是在治病吗?”莫晓梅有点懵懂。

  “那你喜欢这样吗?”老张揉着她胸前的柔软,慢慢的解开了她的领口,抚摸着她那雪白清纯的处女身子。

  “喜欢呢,很舒服的,张医生你这样弄人家蛮开心的。

  ”莫晓梅眼神迷离,呼吸渐渐的气促起来。

  老张再也忍不住了,他激动的吻住了她的红唇,分开了莫晓梅的双腿,伸手在她的裙子里就摸索磨蹭着,莫晓梅立刻就嗯嗯的轻声叫了起来。

  怀抱着柔软而年轻的莫晓梅,老张感到激情澎湃,仿佛瞬间回到了年轻状态,有用不完的力气。

  他兴奋而激动的,用尽全力进入到了莫晓梅的体内,在她的肚皮上撞击着。

  每一次的深入,他如同进入到天堂,飘飘欲仙,好像自己充满了活力。

  “啊,疼,张医生,怎么回事呀,这是治病呢还是发情呢?”莫晓梅有些不知所措,但是那种刺痛和舒服感,冲击着她的神经,她只觉得浑身发抖,软酥酥的,非常的快乐。

  “你真可爱,晓梅,你做我老婆吧。

  ”老张疯狂的占有着莫晓梅,气喘吁吁的,似乎怎么也爱不够。

  少女美妙的身体,和他融合在一起,水乳交融,让他难舍难分,恨不得让这一刻的美妙,一直停留在此刻。

  他觉得这句话,让他有(三个洞都被塞满爽)些羞臊,自己一大把年纪了,居然会情不自禁的说出这样的请求来。

  莫晓梅害羞了,颤抖着,两腿缠在老张的腰间。

  她轻轻的娇喘着,“嗯,嗯……张医生,这件事,我还要问我爸爸呢,我妈妈也要同意才行。

  ”老张很惊讶,说道:“这样说,你是答应我了?你愿意做我老婆?”“张医生你对我那么好,还给我治病,又喜欢我,我当然愿意呢。

  ”莫晓梅脑海里对老婆的概念虽然很模糊,但是她对老张的确有很多的好感。

  少女的那一颗芳心,此时也在为他跳动。

  而且处于一种本能,她隐约觉得,自己已经是老张的女人了。

  老张简直是受宠若惊,他捧着莫晓梅的俏脸,吻了吻他,兴高采烈的的说道:“你难道不嫌弃我年纪大吗,你还这么年轻呢。

  ”“不会呀,只要对我好就行,我娘说,女人要找一个对她好的男人,你对我就很好,而且我也喜欢和你待在一起,张医生,我下面不痒了,但是有些麻麻的,你还要这样弄人家多久呀?治好我了吗?”老张只觉得一阵热流在小腹奔腾,他抚摸着莫晓梅清纯雪白的年轻酮体,是那么的爱不释手。

  他真想继续的,在这个山林间的草丛里,和她一直的欢爱下去。

  可是,他听见了远处传来的声音,有村民过来放牛放羊了。

  虽然舍不得,但是他还是抽离了她的身子,她还的第一次,不能太猛烈了,会让她受不住的。

  这样美好纯洁的姑娘,要慢慢的疼爱她才是。

  “你的病快好了,不过你以后还要痒的时候,就来找我,还有,我刚才是说着玩的,老婆的事,不可以随便,你千万别告诉你爸妈,明白吗?”老张把裤子穿好了,有帮莫晓梅穿好了衣裙。

  “嗯呢,我不说了,我刚刚觉得很舒服,不知道你怎么弄的,我这里都湿了。

  ”莫晓梅擦了擦两腿间,发现还有血迹,她当然不清楚,这是被老张开苞了,问老张是怎么回事,她有点紧张。

  “没事,那是排毒了呢,有点疼是正常现象。

  ”老子疼爱的抚摸她的脸蛋,又摸了摸她的嘴唇。

  “嘻嘻,那就太好了,谢谢你噢。

  ”莫晓梅笑盈盈的,脸蛋红扑扑的越发可爱迷人。

  老张都有点舍不得走了,但是忽然有人在喊莫晓梅。

  “晓梅你个傻丫头,你死哪儿去了?”村长这时候不知道什么原因过来了,让老张多少有些紧张。

  “爹,我在这里呢,什么事呀?”莫晓梅有点害怕,从草丛出去。

  “你在这里做什么,喊你,你耳朵聋了吗,不让你回去给你小姨做饭吗?”村长气呼呼的。

  “噢,知道了,我这就回去。

  ”莫晓梅朝草丛里看了一眼,发现老张不见了。

  她欲言又止,跟着村长走。

  村长一路上责骂莫晓梅。

  而老张有点心虚,就在后面跟着,看看什么情况。

  没多久,老张跟着父女俩来到了他们家里。

  “滚去做饭,死丫头,整天就知道贪玩。

  ”村长骂骂咧咧的。

  “哎呦喂,姐夫,人家可没那么大架子,哪儿敢麻烦这丫头呢,我看,我还是回城里去吧,这地方没什么意思。

  ”一个妖媚的女人的声音,嗲嗲的,软酥酥的,让男人听了感觉浑身麻麻的。

  老张悄悄的看过去,发现那女人三十多岁的样子,穿的很时髦。

  超短裙和短袖,胸前高耸的双峰,裙子太短了,可以看见大腿根了,再仔细瞅瞅简直能够看见内裤了。

  这女人脸蛋很妖艳,还化妆了,和村里的那些朴素的女人,可是大不相同,就好像是一个迷人的小妖精。

  老张好久没有看见城里来的女人了,眼睛一下子被莫晓梅的小姨给吸引住了。

  村长把她留下来了,搬了椅子让她坐。

  她坐下来后,完全没有注意到,老张在外面偷看。

  所以,她微微分开了两腿后,老张居然发现,她里面的内裤居然是网状的丁字裤,一下就可以看见她两腿间的那块芳草地,好茂盛好诱人,非常的诱人,老张看的一下就硬了起来。

  

 “轻点。

  ”    “你好讨厌。

  ”    那天我刚放学回家,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一个没羞没臊的声音,伴随着女人轻声的呻吟,引人遐想。

      打开房门,我看到两个衣着暴露的人,在沙发上纠缠在一起,那个女人沉重的的喘息着,一双纤细嫩白的手,不停的在男人赤裸、健硕的胸膛上抚摸着。

      女人上身白色衬衫的扣子全都解开,露出里面粉色的文胸,和大片雪白的胸部,下身穿着的齐臀短裤,隐隐的可以看到里面的内裤。

      对于这个场景,我有些血脉喷张。

      我叫赵强,这个女人,就是我的姐姐赵玉,可是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在我很小的时候,赵玉的母亲就带着她嫁了过来。

      从小赵玉就是个早熟的女孩,喜欢穿短裙,总是和男生在一起玩,特别是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到男生总会闪个不停。

      总有男人对她神魂颠倒,她身旁的男人自然也换个不停,她特别开放,甚至在我面前,有时候都只穿着内衣。

      她出落的越来越水灵,发育的前凸后翘,也一直看不起,我这个一心只知道学习的傻弟弟。

      我帮她买过避孕套,在她带男生回家的时候自觉的去图书馆,甚至帮她洗过带着男人液体的内衣。

      我以为她就是年轻喜欢玩,没想到在父母去世的头七,她竟然做出这种事情。

      我家算是殷实,父母在一起经商,有一个小公司,就是家里的这个小别墅,也得值个上百万吧。

      可是一夜之间,父母出了车祸,去世了。

      之前他们贷了一笔款,刚把钱用在运转上,他们就出事了,债务硬生生的压在了我的身上。

      父债子还,这很正常,为了还这些钱,我甚至去借了高利贷,我不能让父母走了,还欠着别人的。

      钱越借越多,让我喘不过气来,每天催债的人都要打爆了我的电话。

      今天是父母的头七,本来想和赵玉商量一下,把房子卖了还债,可没想到让我撞到了这一幕。

      “赵玉,你太过分了吧,今天可是父母的头七啊!”我手指颤抖着骂着赵玉。

      赵玉坐了起来,脸上还挂着微笑,衬衫已经挂到了她的肩膀上,她却丝毫的不在乎。

      她点了一支烟,吐了口烟圈,轻佻的看着我:“轮不到你在这和我指手画脚的。

  ”    赵玉光着脚,从茶几上面拿出来一堆白纸,甩到了我的身上。

      “什么都没有钱好啊。

  ”说着,她放声大笑了起来。

      捡起了白纸,刚到上面的内容,我瞪大了眼睛,因为激动身体止不住的颤栗着。

      这是父母的遗嘱,他们所有的存款,包括这栋我生活了二十几年的房子,都归了赵玉。

      “现在,请你从我的家里滚出去。

  ”赵玉厉声道。

      那个男人站了起来,推了我两下,因为父母离世的伤心过度,我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

      “快滚吧,赶紧去想办法还钱吧,小心那些放高利贷的,把你手脚砍下去喂狗!”赵玉冷着眼睛看着我。

      “小崽子,你他妈聋了啊!”那男人拽着我的领子,把我拖出了房门,紧接着,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我拿着父母的遗嘱,失魂落魄的走了出去,赵玉,你这个贱女人,你这个白眼狼!    别墅里,赵玉和男人放荡的声音源源不断的传了出来,既大声又糜烂,好像是在嘲笑我。

      我虽然读的是一本大学,可我还没有毕业,我去哪弄那么多钱啊!    赵玉说的对,如果我再还不上钱,估计真的要被高利贷打断腿了。

      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里面是个女人的声音:“赵强,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你可欠了我不少钱,当鸭子不委屈你。

  !”    这个人叫做红姐,借高(夹逼自慰)利贷的时候,我也借了她几万块钱,最近一直在勾搭我做鸭子,我突然这是天意,在我走投无路的时候。

  我苦笑了一声:“好啊,我答应你,去哪找你。

  ”    在我记忆里,鸭子是很让人唾弃的职业。

      反正我也是一无所有了,听说当鸭子挺赚钱,为了活下去,我只能这样了。

      我握紧了拳头,最后看了眼曾经的家,我要把属于我的夺回来!    红姐给了我个地址,是个叫绒花美容会所地方。

      等我站在会所的门口,手心出了不少汗,这里门脸看起来就金碧辉煌的,进出的人也都开着高档的车,应该挺赚钱的。

      说明了来意,一个梳着背头男人带我来到办公室。

      他应该也是鸭子吧,只见他满身肌肉,身材健壮,我又看了看自己瘦弱的身躯,有些没自信。

      就在我在办公室里坐立不安的时候,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首先入眼的是一双红色的高跟鞋,皮裤下面套着黑色的丝袜,充满了神秘的诱惑,黑色的蕾丝边低胸装,也包裹不住她的波涛汹涌,胸前的两个白球随着她的步伐一颠颠的,好像随时都会跳出来似的。

      我咽了口口水,这等尤物恐怕是个男人都会欲罢不能。

      她看起来不到三十岁,妖娆的身姿缓缓坐在了老板椅上,她就是红姐。

      红姐性感的红唇微微一笑:“以前有经验吗?”    “没,没有,不过我相信可以做好的!”我有些尴尬,吞吞吐吐的说,目光却从红姐的胸口移不开。

      红姐轻笑了一下,纤细的手指对我勾了勾,我走到桌子前面,她上下的打量了我一圈,特别是在下面,目光还特意停留了一下。

      我的脸刷一下就红了,不过我对自己还是挺满意的,在学校期间我就经常跑步,身高也有一米八。

      至于长相,我爸和后妈长的都不差,我自认为也是挺帅的。

      红姐婉转的眼眸盈盈秋水的看着我,让我不敢和她对视。

      她也站了起来,稍稍弯下腰,手肘放在桌子上,那丰满的事业线顿时暴露在我的面前。

      看到这一幕,我的肾上腺素极速升高,下面突然有了反应。

      我弓了弓身子,有些尴尬。

      她缓缓走了出来,藕臂搭在我的肩膀上,附在我的耳边,风情万种的说:“能不能做这行,你说了不算,要看你的本事。

  ” 红姐离的我很近,她温热的呼吸吹在我的脸上,让我的腰有些酥酥麻麻的。

      “今天就让阿杰带你上钟,具体怎样,全看你自己了。

  ”    今天就要开始了吗?变成别人口中卑贱,吃软饭的男人,也许一辈子都直不起腰来。

      事已至此,我也没办法回头了,只好重重的点了点头,无论如何我都要活下去!    红姐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刚才那个带我来的肌肉男进来了。

      他就是阿杰,我对他印象还不错,总是一副笑脸。

      阿杰也是个很爽快的人,挠了挠头:“红姐,我看着小子是个雏啊,能行吗?”    红姐挑了挑眉:“给他个机会!”    红姐又坐到了椅子上面,一副高贵冷艳的模样。

      “这是阿杰,这里的领班,行以后就跟着他,不行就滚蛋!”    说着,红姐不耐烦的对我们挥了挥手。

      杰哥对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出去。

      “杰哥,我叫程乐。

  ”出来以后,我笑着说。

      站在厕所门口,杰哥发了我跟烟,皱着眉头看着我,我还以为他对我不满意呢,他问:“进了这行可不能后悔了,你想好了?”    我一咬牙,本来我就是个无家可归的丧家之犬了,点了点头。

      杰哥吐了口烟:“今天有个大活,那娘们特别有钱,就是不好伺候,做不做看你。

  ”    我不假思索的同意了,既然能赚钱,为什么不多赚点呢。

      杰哥又告诉我会所的一些价格和规定,基本就是听话,客人要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能中途离开之类,除了上床,顾客的一切要求都得听从,听的我面红耳赤的。

      不仅要放弃自己的尊严,还要伺候别人,如果钱到位,还必须和一些年老色衰的老女人上床。

      最变态的,是让她们的心里,生理都得到最大的满足。

      我接的单,属于会所最高的规格,2888的按摩套餐,我能提成800块钱。

      说着,杰哥一脸坏笑的看着我:“把她伺候舒服了,小费什么的肯定不会吝啬你,不过有一点可说好了,这位主可不好伺候,你可别把咱大主顾给得罪了。

  ”    我明白杰哥的意思,这也是对我的考验,不行的话我真的会被扫地出门的。

      我也想好了,无论对方提什么过份的要求,我照做就是了。

      然后,杰哥带我去休息室给我换上了白衬衫,牛仔裤。

      我本来就是学生,一打扮上还真的有那么几分校草的感觉。

      杰哥告诉我,那女人就喜欢吃嫩草,自己年老色衰了,还喜欢祸害别人。

      说着,杰哥摇了摇头,女人就是这样,喜欢帅哥,或者喜欢杰哥这样的猛男。

      “记住,千万记得我说的。

  ”杰哥把我送到了门口,叮嘱道。

      我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

      只见床上躺着一个用白单盖住的女人,我进来,她懒散的说:“怎么这么慢,你们这些贱男人,不给你们钱吗!”    我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是一个皮肤泛黄,身材肥胖的老女人,看起来得有四十多岁了。

      “看什么,你有资格抬头吗,给我跪着按摩。

  ”    她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好像还很满意,坐了起来,胸已经下垂了,好像两个婆布袋子似的挂在胸前。

      看到我无动于衷,她突然站了起来,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你懂不懂规矩,快给我跪下!”    我的脸火辣辣的疼,这女人的却是有些变态啊,不仅心灵受着屈辱,还要饱受身体的摧残,这两种,哪一个都不好受。

      我心里明白,我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阔少爷了,只是一个出来卖的鸭子。

      我赔着笑脸:“您好女士,需要现在为您按摩吗?”    女人冷笑了一声,浑身的肥肉都在颤抖着:“装什么装,有钱让你们做什么不都可以吗,老娘有钱,今晚你就是我的奴隶!”    女人说的这么直白,让我有种在闪光灯下曝光的感觉,尊严被狠狠的践踏,整个人也抬不起来头。

      话虽这么说,可我看到她满是横肉的身体,便不由自主的有种抗拒的感觉。

      “你不会还是个青瓜蛋子吧。

  ”女人看我的眼神中,有种兴奋,吐着红口红的嘴,咧的大大的。

      “把衣服脱了!”她的目光如炬。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d.aspx?4627.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d.aspx?4367.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d.aspx?6918.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d.aspx?134.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d.aspx?581.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d.aspx?4188.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d.aspx?6857.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d.aspx?77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