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愛 乃 娜 美,新手必看

唐青青和林清雪不由呆住,她们心中生出不忍来。

  霍雷则是心有余悸,同时好奇的问道:“这个陈扬是什么人?”他不能不奇怪,这个陈扬的身手恐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雅黛公司里。

  唐青青说道:“我们也不太清楚他的来历,他之前在我们公司做保安。

  后来独眼来找我们麻烦,是他出手解围。

  所以我们就让他做我们的司机和保镖。

  ”“这个人一定有问题。

  ”霍雷马上说道。

  霍雷虽然刚刚被陈扬救了,但是他心里对陈扬的感觉并不好。

  只因为,他本以为陈扬是个不入流的保安。

  但这个保安却有被罗忍正视的资格。

  霍雷可是记得罗忍看他的那种淡漠目光的。

  而且,霍雷之所以觉得陈扬有问题,并不是因为单纯的讨厌陈扬。

  以陈扬的身手,却甘于平凡来做一个保安。

  这太诡异了。

  林清雪与唐青青心儿一颤,两人相视一眼,说不出话来。

  “我们进去说话吧。

  ”林清雪随后说道。

  霍雷点点头。

  那些保安们伤势并不重,早已经起身待在一旁。

  林清雪又对他们说道:“你们今天辛苦了,待会每人分别去财务领五百块钱的奖金。

  ”五百块对于保安们来说还是很不错的。

  因此一个个立刻眉开眼笑起来。

  总裁办公室里。

  林清雪与唐青青心里都很不舒服。

  这种不舒服是来自于陈扬,他们不愿意相信陈扬是间谍之类的。

  因为她们和陈扬相处时很是舒服,惬意。

  也是真的在信任陈扬。

  “为什么雷哥你肯定陈扬有问题?”林清雪不由问道。

  霍雷深吸一口气,他看向林清雪,沉声说道:“清雪,你和青青还是太单纯了。

  以我的身手,我给一些富豪做保镖,一个月是一百万的价格起步。

  而陈扬这样的身手,是没有价格能够估量的。

  但他这样一个人却来给你做保安,拿着几千块的工资,这不是明摆着的有问题吗?”林清雪与唐青青无话可说了。

  之后,林清雪让唐青青带霍雷去休息。

  她则将老夏叫到了总裁办公室里。

  老夏显得有些拘谨,坐了半个屁股在沙发上。

  林清雪看向老夏,说道:“夏队长,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老夏恭敬的说道:“总裁,您问吧,只要是我老夏知道的,一定都告诉您。

  ”林清雪说道:“你觉得陈扬是个什么样的人?”老夏微微一怔,随后脱口而出的说道:“他是个混球。

  ”林清雪不由愣住,她本以为老夏会说陈扬是个好人。

  因为陈扬如果是间谍,一定会善于伪装自己,跟大家打好关系。

  “哦,怎么混球法?”林清雪再度问道。

  老夏却是有些不好意思,自知失言了。

  他正色说道:“总裁,我只是说我心里的感觉,如果我说错了,您别介意。

  ”林清雪微微一笑,说道:“当然不会介意。

  ”老夏说道:“陈扬是个特别洒脱的人。

  他好像对一切东西都不太在乎,包括钱财。

  ”林清雪说道:“你觉得他可能会是商业间谍吗?”老夏沉吟半晌,说道:“我觉得不是。

  ”林清雪说道:“那他这样的身手,为什么要委屈自己来做个普通的保安呢?”老夏说道:“也许并没有为什么,只是因为他喜欢,他是个爱好无拘无束的人。

  ”林清雪始终还是想不通,最后便说道:“谢谢你,夏队长。

  你回去吧。

  ”“好的,总裁!”老夏站了起来。

  老夏走了之后,林清雪陷入了沉思。

  她给唐青青打电话。

  “青青,说心里话,你真觉得陈扬会是商业间谍吗?”林清雪沉声问。

  唐青青沉默下去,好半晌后才说道:“我觉得不是。

  但是他的确有很多可疑的地方。

  ”林清雪微微叹息一口气,随后挂了电话。

  她站了起来,决定去找陈扬。

  苏晴刚刚下班,她走出了手机专营店。

  一出门便看见了陈扬。

  陈扬咧嘴一笑,爽朗的喊道:“晴姐。

  ”苏晴也是微微一笑,她似乎有些习惯陈扬的存在了。

  走下台阶和陈扬汇合,随后她左右看了一眼,却是没有看到那辆宝马车。

  苏晴马上想到了什么,不由失色道:“是不是因为你公车私用被你们老板知道了?”她的脸上充满了歉意。

  陈扬知道这时候如果自己(名人哲理故事)说是的,一定会让苏晴愧疚,从而让两人更近一步。

  但他却是不忍心,只是说道:“晴姐,你别多想了,跟你没关系的。

  ”“那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苏晴问道。

  陈扬沉默下去。

  他好半晌后抬头苦笑,说道:“我的老板认为我是商业间谍。

  ”“为什么?”苏晴微微一惊。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咱们边走边说吧。

  ”苏晴点点头。

  两人朝前方走了过去,街道上车水马龙。

  夕阳的余晖如万丈金光倾洒在两人的身上。

  这样的一副画面是那样的唯美而永恒。

  这时候,陈扬才说道:“我是在雅黛公司上班,雅黛公司你知道吧,晴姐?”苏晴说道:“我知道。

  当初还想去那儿应聘来着,不过她们对非专业的人才开的薪资不高。

  怎么了?”陈扬说道:“我在雅黛公司做保安。

  这两天,有人找雅黛公司的麻烦,我帮老板解决了麻烦。

  不过,老板觉得像我这样的人来做保安,明显是有问题。

  ”“那你到底有问题吗?”苏晴问道。

  陈扬说道:“没有。

  ”苏晴说道:“其实我也有些奇怪,我看得出你好像身手很不错,车也开的好。

  你这样的人去做一个保安的确不太符合常理。

  ”陈扬微微苦笑,说道:“这是我喜欢的生活,没有别的解释。

  ”苏晴嫣然一笑,说道:“不管怎样,我相信你呀。

  ”陈扬心头一暖。

  苏晴宽慰着说道:“别不开心了,你们老板不相信你,不要你是他的损失。

  走吧,我请你去喝冰啤酒。

  ”陈扬呵呵一笑,说道:“还是要买酒回家里吗?我好怕晴姐你非礼我。

  ”苏晴脸蛋顿时一红,她却是不太能开得起玩笑的。

  陈扬见状也就不敢多说什么了。

  不过,苏晴还是真想喝酒。

  对于陈扬的人品她是很信任的。

  这也是基于上一次陈扬的表现。

  如果苏晴早知道陈扬一直偷窥她洗澡,她肯定就不会这么想了。

  便在这时,陈扬的手机响了。

  他拿出来一看,是林清雪打过来的。

  陈扬接通。

  那边林清雪说道:“我们见见面吧。

  ”陈扬淡淡说道:“我现在有些忙,没时间。

  ”林清雪不由语塞,这家伙真是太拽了。

  “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林清雪说道:“其中也许是有什么误会。

  ”陈扬倒没那么小气,所以也不愿意跟林清雪生气。

  虽然被她们误会,这的确让陈扬有些心灰意冷。

  但是转念,陈扬想到了死去的林南。

  暗道:“林南就这么一个妹妹,清雪还是个小姑娘。

  自己何必跟她一般见识?”想到这,陈扬缓和了语气,说道:“清雪,我与你没有任何的关系。

  所以,我其实是做不了你们的主的。

  如果到时候,我一旦输了,你们可以不承认。

  因为你们根本没有答应过。

  另外,你放心吧,我也绝不会输。

  所以,到底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现在没什么好谈的。

  三天之后,自有分晓,你说呢?”林清雪娇躯一震,她猛然醒悟过来。

  她知道自己错的太离谱了,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她可以想见,自己和青青到底是有多伤陈扬的心。

  他一心一意的保护自己和青青,可自己却和青青怀疑他的动机。

  “对不起!”林清雪眼眶一红,她努力镇定情绪,说道。

  陈扬听出她的伤心语调来,心头一软,当下爽朗一笑,说道:“傻丫头,我当你是妹子,没什么对不起的。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我们?”林清雪始终奇怪。

  陈扬沉默下去。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用过去那套来敷衍林清雪,可是他又不想告诉林清雪,林南已经死了。

  “也许是缘分吧。

  ”陈扬最后说道。

  “我喜欢无拘无束的生活。

  来你这里也是个机缘,既然认识了,我不可能看着你们有难而袖手旁观。

  ”“真的就是这样?”林清雪说道:“可是,你这样的人,怎么会甘心做一个保安?”陈扬不由感到头疼,他半晌后说道:“做保安也没什么不好,这是我喜欢的生活。

  你只要知道一点就好,我绝不会害你。

  ”林清雪说不出话来。

  她也不可能就此完全相信陈扬,彼此之间的信任是需要时间来证明的。

  随后,两人结束了通话。

  苏晴一直在旁边听着。

  “刚才打电话的是你的老板?”陈扬点点头。

  “原来你的老板是个女孩子。

  ”苏晴由衷的说道:“你的老板真了不起。

  ”苏晴是感伤自身,觉得自己一事无成。

  陈扬见状,微微一笑,说道:“晴姐,你也是独一无二的。

  ”苏晴眉头一舒,浅笑说道:“你真会安慰人。

  ”陈扬呵呵一笑。

  苏晴又想起什么,关切的道:“我刚才听你说什么三天之后输了赢了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扬不想苏晴担心,就随口说道:“小事一桩,我可以解决的。

  ”苏晴见陈扬如此说,也就不再多问。

  买好烧烤和啤酒,回到出租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夜幕刚刚降临。

  还是在苏晴的房间里。

  不过今天苏晴的房间里收拾的很整齐。

  两人在桌前坐下,互相碰杯。

  这大夏天的,吹着电风扇,喝着冰啤酒,吃着烧烤倒也很是惬意。

  苏晴举止优雅动人,吃起烧烤的时候,那小嘴格外的勾人,让人忍不住想要去亲一口。

  陈扬闻着苏晴身上的香味儿,只觉心旷神怡。

  很快,几听啤酒下肚。

  苏晴的脸蛋一片酡红,她的酒量并不太好。

  所以这时候有些晕晕乎乎,胆子也大了很多。

  她忽然说道:“陈扬,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陈扬呆了一呆。

  他倒是想说自己喜欢她。

  可他更知道苏晴其实很敏感,他怕自己说出来,苏晴会离开这个出租房。

  说来惭愧,陈扬觉得自己最怕的是晚上不能再看见苏晴洗澡。

  那是他一天中最快乐最期盼的事情啊!“怎么不说话啦?”苏晴巴巴的问,她嘴角带着一丝俏皮的味道。

  这样的苏晴,娇憨而可爱,一点都不像是一个五岁孩子的母亲。

  陈扬便说道:“因为晴姐你很漂亮,你的气质很好,让人想要亲近。

  晴姐你是美好的事物,所以我会忍不住对你好。

  这就像是人看见漂亮的花,会忍不住的去爱护。

  ”不得不说,陈扬还是很懂女人心的。

  女人最喜欢什么?千古不变的就是喜欢被夸漂亮。

  苏晴听了果然喜滋滋的,但嘴上还是说:“我漂亮什么,我都是人老珠黄了。

  ”陈扬马上夸张的说道:“如果晴姐你都不漂亮,那天下还有漂亮的女孩子吗?”“哈哈!”苏晴大笑,说道:“你个小家伙,油嘴滑舌的。

  ”陈扬马上老实的说道:“晴姐,我是绝对的有一说一,实话实说啊!”苏晴开怀大笑,笑的泪花都出来了。

  她是真的开心,她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

  “来,干杯!”苏晴举杯说道。

  陈扬也立刻举杯。

  喝着喝着,最后苏晴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陈扬看着躺在床上的苏晴,她的黑色套裙微微岔开,能看见雪白的大腿,还有里面内.裤的颜色。

  这真是香艳到了极点。

  陈扬的欲望又疯狂的涌了上来。

  他真想不顾一切的去脱掉苏晴的裙子,从后面来进入苏晴的身体里面。

  那该是最极致的享受。

  可是,陈扬还是狠狠的压抑住了这种欲望。

  就像苏晴是花,自己一旦这么做,等于是摧残了这花。

  将来便再没机会欣赏这花的美好。

  他觉得自己不能辜负苏晴的信任。

  所以,陈扬狠狠的喝了两口冰啤酒,压下肚子里的火之后,这才帮苏晴洗脸洗脚,最后关灯,默默的离开了苏晴的房间。

  帝豪大酒店的总统套房里。

  罗忍盘膝而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一片幽暗,并没有开灯。

  那落地窗的缝隙处,外面的华灯余晖照了进来。

  罗忍的呼吸和整个客厅融为了一体,外人很难发现里面有人的气息存在。

  外面忽然传来敲门声。

  罗忍淡淡的说道:“进来。

  ”门便被推开,那独眼和齐娇娇一起进来。

  齐娇娇手上托了食盒,食盒里全是美味可口的素菜。

  独眼一进来便殷勤的喊道:“师兄。

  ”齐娇娇也说道:“罗大哥,我们给你准备了素斋,您快来用餐吧。

  ”罗忍也不答话,只是落下了双腿,改为坐在沙发上。

  “通知得怎么样了?”罗忍问独眼。

  独眼不敢怠慢,说道:“回师兄的话,朱洪智,薛连虎,刘正义三位大师都答应前来做公证了。

  至于鹰王,还有小武王,他们都说抽不开身,所以不能前来。

  ”

“嗯,你怎么知道这些?”李俊茂脸红如炭,心里暖暖的,跟唐宇在一起,感觉非常的安全。

  唐宇闻言,想了想道:“我之前看过这方面的书,况且我就生长在村里,多少知道一些急救方法。

  ”“我感觉头晕。

  ”李俊茂惊恐的道。

  “别犹豫了,性命要紧,快脱了。

  我帮你吸。

  ”唐宇坚定严肃的样子。

  李俊茂羞涩的咬着唇,瞪了唐宇一眼之后,便闭上了眼睛,轻轻的解了扣子。

  唐宇见她还在犹豫,一把去扒了下来,找到伤口。

  他也尴尬了,伤口在大腿后偏内侧的位置。

  血已经黑了,毒素正在极速的扩散开去。

  “怎么,没找到吗?”李俊茂被扒,心里一颤,咬着牙不敢看唐宇,紧张的捏着衣服,眼珠转个不停,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找,找到了。

  你别紧张,这就吸。

  ”唐宇扑了下去,只是整个脸被挤在了两大腿之间,而且李俊茂肉色的小内内就在一边,充满诱惑。

  唐宇激动得差点把毒吞下去一口,吓得他赶紧收敛心神。

  “嗯。

  ”李俊茂身体颤抖着,紧紧的咬着唇,唐宇每次的吮吸,都让她仿佛被电一样的麻了。

  又羞涩又难受。

  “还好是夜晚,要是白天,以后还怎么让我见他。

  ”李俊茂脸红得跟炭一样。

  唐宇吸好之后,又就近找了一些草药,用嘴嚼碎了敷在那伤口上。

  然后又将汁液挤出,让李俊茂吞下去一些。

  “这个,刚才你用嘴嚼的。

  ”李俊茂想起自己喝了唐宇嘴里吐出来的汁液,顿时觉得嘴里怪怪的。

  “是啊,用嘴嚼的快,而且能让药性充分混合。

  同时唾液还能杀死一部分细菌。

  ”唐宇这些知识,都是炎黄五行诀里的医药知识。

  李俊茂感觉怪怪的,自己竟然间接的吞了唐宇的唾液,就跟亲嘴互吞唾液一样的本质。

  心里发烫。

  唐宇处理好后,又用木行气帮李俊茂做了按摩,将其血脉中残余的毒素,通过按挤推拿排了出来。

  直到伤口变成血红,流了许多红血,到血凝固为止。

  “好了。

  ”唐宇终于弄好了,感觉自己有些晕晕的,今天连续动用体内的土木之气,身体有些累了。

  “嗯,谢谢你,你又救了我一命。

  ”李俊茂深情的道,随即收拾了东西,快速的走上前去。

  害羞的不敢再看唐宇。

  唐宇背着篓子紧步跟上,不一会儿就回了村。

  “我陪你到医务室看看。

  ”唐宇关切的道。

  “不去了,好很多了。

  你的方法很有效,跟你在一起,特有安全感。

  ”李俊茂坚决不往卫生室去。

  “好吧,我先送你回学校去吧。

  ”唐宇背着一篓子田鸡。

  “好。

  ”李俊茂这一路上都没有说话,只是她走路的姿势很怪,两腿夹得很紧,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里面。

  唐宇把这认为是大腿受了伤的缘故。

  “我的电话随时开着机,你如果半夜有什么不适,及时给我打电话。

  ”唐宇送到楼下。

  “好的,谢谢你,你快回去睡吧。

  ”李俊茂头也回头跑上了楼,回去后紧紧的关上了房门。

  唐宇回家将田鸡放下,回到床上便按炎黄五行诀修炼了起来,这两天他的变化太大,由不得不相信这神奇的法诀。

  这一修炼便是一夜。

  “唐宇醒醒,你康叔要发车了,快去把田鸡卖了。

  ”唐父敲打着房门。

  “爸,你的腰。

  ”唐宇醒来,发现父亲的腰伤更严重了,昨天还只是闪了一下腰,今天就变成了一团黑气了。

  “唉,老毛病了。

  你快去吧,我躺着休息一下。

  还卖给昨天那个主顾。

  ”唐父吩咐一声,便回房去了。

  看着父亲这一身的病痛,唐宇跳下床道:“爸,我给你揉揉。

  ”“揉什么揉,你又不是医生。

  快去做你的事。

  ”唐父忍着痛。

  “我揉揉嘛,这几年在外面,学了一点按摩推拿。

  ”唐宇说着便将手按在唐父的腰上,体内业绩的木灵气顺着他的手涌出,随着按摩浸入唐父体内。

  “嗯,嗯,不错。

  ”唐父舒服的呻吟着。

  唐宇按摩一阵,发现自己的木灵气太弱了,只能简单的驱除现在父亲体内的寒湿之气,要想根治父亲的风湿病痛,至少他的木灵气要再强上五倍以上。

  “看来得加紧修炼了。

  ”给唐父按摩好后,唐宇洗了一把脸,便背着田鸡坐着大康的三轮车,进了县城。

  唐宇再次来到了锦绣生态农庄,找到了付青娥。

  “又是这么多田鸡。

  ”付青娥也很震惊,昨天才收了两百斤。

  唐宇笑道:“能捉这么多不容易啊。

  ”“你真是一个捉田鸡的能手,以后我们的田鸡就由你专供了。

  缺了就找你。

  ”付青娥按昨天的价收下了田鸡,唐宇帮她搬到了后院一个专门养活野生田鸡的池。

  唐宇见他们这里的生意很不错,田鸡毕竟是季节性的,最终他还是要种菜种地,便问道:“你们这里收蔬菜不。

  ”付青娥应付道:“收啊,不过我们这的蔬菜,品质要求的比较高。

  必须是绿色天然无公害的,极少打农药,不用化肥的那种。

  ”唐宇点了点道:“价钱怎么样呢?”付青娥道:“价钱当然比一般的菜价高,毕竟绿色的蔬菜比较难种。

  ”唐宇以开玩笑的语气道:“好,既然这样,过几天有好的蔬菜,我送你这里来。

  保证纯天然,绿色无公害。

  ”“好的。

  ”付青娥也不啰嗦,痛快的给了钱之后便去忙了。

  唐宇得了钱,高兴的买了一些家具吃食。

  “茂茂,昨晚丰收。

  快来吃好吃的,我现在能挣钱了,把卡还你。

  ”唐宇拨通了李俊茂的电话。

  “不来了,老校长家做了鸡,我们刚吃。

  改天再来打扰你,我有教案要写。

  卡就放在你那里,我现在也不用什么钱,揣着也没用。

  ”李俊茂似乎有意的躲着唐宇。

  “好吧,卡先放我这里,就当是你给我的投资,等赚钱了。

  每月给你分红。

  ”唐宇欣喜的笑道,现在的他总想多跟李俊茂交流见面。

  “不要了吧,才几千块钱。

  借你用的,要是再谈钱,就伤感情了。

  咱们就做不成朋友了。

  ”李俊茂回道。

  唐宇吓了一跳,急忙道:“好了,好了。

  以后不跟你提钱,我们是永远的好朋友。

  ”“嗯,不说了,我写教案去了。

  ”“去吧,茂茂加油。

  ”唐宇也申请了一个直播号,加了许多微信兴趣部落群。

  “唐宇,你去番茄地里看看,听你齐伯说,咱们家的番茄地,缺水了,你去理点渠水浇一下。

  ”唐父伤了腰,有一阵闲的,唐宇一到家便有活干。

  唐宇拿了锄头与粪瓢,往番茄地赶去,远远的便看到那些番茄比昨天繁茂了许多,只是一株株无精打采的,一看就是却水的样子。

  唐宇理着水过去,却发现那些水流到番茄根处,(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很快便消失了。

  而被水浇过的地,番茄依旧是缺水的样子。

  “这些水解决不了。

  ”唐宇吃了一惊,不得不拿瓢舀水去浇。

  “哗哗!”水不停的被倒上去,很快便被番茄吸收了,而地里的黄气却弱了几分。

  “这什么情况。

  ”唐宇着急了,唐宇忙得满头大汗,但那番茄依旧是萎靡不振。

  运转五行决,集中目力,体内的青黄之气按规律流动了起来,而他并没有停下舀水的动作,看着那水流下,润入土中消失。

  那土地像人喝了水一样,发出奇异的酥酥声响。

  “轰!”突然唐宇体内多了一股透明的气,虽然看不清是什么,但他知道。

  他多了五行之气。

  那晚被砸破了后脑,躺在草地上,是那枚玉扣激活,汲取了土、木之气,保住了他。

  现在竟然获得了水之气,唐宇忍不住激动了起来。

  五行之气,他已有三,不知道五气聚齐后,会是什么效果。

  有水行之气的引导,唐宇发现,他可以从那河渠之中汲取水中精华之气,一瓢瓢蕴含精华的水浇在番茄苗上。

  只见那些番茄苗瞬间变得繁茂喜人,看到这样的一幕,唐宇很兴奋,顾不得其他,一个劲的舀水浇地。

  即使汉流夹背也不觉得累。

  眼看着他它长得很稀疏的番茄苗变得茂盛,超过了旁边几家用农药化肥催出来的。

  唐宇很开心。

  种地流汗让唐宇充实快乐,阳下山了他才回家吃饭。

  得趁着晴天好捉田鸡,等阴雨天就很难捉到了。

  唐宇弄了一个博客,把自己捉田鸡的经验做了提炼总结,并分享出去,他想让更多人的捉到更多的田鸡。

  只是他非凡的透视、夜视能力无法分享。

  唐宇拿着手电就出了门,为了不让父母担心,他穿上了水鞋,就算是被蛇咬,那一层厚厚的橡胶也能挡住。

  白天酷暑难忍,晚上有徐徐清风,田间河边非常的清爽。

  这两晚上都在田间、沟渠边抓,今晚唐宇一个人,从田间沟渠,捉到了青青河岸边。

  唐宇顺着河边走,并没有开手电。

  河边的杂草丛中,有许多的蚊虫,田鸡成堆的出现,一次能看到四五只。

  这让唐宇大喜过旺,捉得很开心。

  脚步走快了都能踢倒。

  看到一处平缓的河堤,唐宇扫了一眼,简直快乐疯了。

  这一片平整的草丛里,不知蹲了多少只田鸡。

  最为密集的是在一块大石头旁边,四五平方米的面积,竟然蹲了七八只田鸡。

  唐宇决定以速度取胜,他将背篓放了下来,一手拎着桶,一手活动了一下,准备大干一场。

  只是他手速再快,还是有许多田鸡灵敏的发现了他,一下就跳到了河里。

  入水的田鸡要想捉到,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唐宇一口气捉了半桶,然后坐在大石头旁边拿草慢慢的将它们绑起来丢到篓子里,满心欢喜道:“要是有直播就好了。

  ”“谁,谁在后面。

  ”一个惊慌的声音传来,有人从大石头后面爬到上面,手电光就射到了唐宇的脸上。

  “李东方,你也来捉田鸡。

  ”唐宇戏谑的冷笑道。

  李东方的手电射到了唐宇的背篓,顿时惊讶道:“好多田鸡。

  ”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2361.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6559.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7561.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1757.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158.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5197.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4302.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7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