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eroquis,新手必看

  啊宝贝腿再张开一点骚 母亲被同学小黑 日了同学的母亲李淑芬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以来,我做什么事好像总是比别人慢一拍。

  就像小时候,我和妹妹割草砍柴,或者打猪草,我总是比妹妹弄得少,并且捆的柴老是掉。

  后来去打工,哪怕做得是最低级的普工,也总是比别人慢。

  像纺织厂的细纱,人家三个月后,看五六台机都看得很好,而我做了六个月,看两台机,一到关键时刻,我累得满头大汗,车间里还是棉花满天飞。

  所以那时我工作上不怎么顺利,加上离婚又无望,心情很低沉。

  有一天,我竟然去算命,刚好那天欧阳去买菜,也来看算命。

  他看到我在算命,就与我搭讪,欧阳一直看到我算完。

  我们一起去农贸市场的菜市,到了菜市,欧阳说,如果有空可以到他家去玩,并给了我电话号码。

  几天后的一个休息天,我实在无聊,就试着拨通了欧阳的电话,顺着欧阳的指点,我到了欧阳住处的楼下,欧阳下来接我到他家去。

  欧阳家住在五楼,进到家里,是两室一厅的居室,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

  欧阳家里有很多的书,所以我知道欧阳也是一个书迷。

  我们说了很多的话,我知道,欧阳曾是一名服装设计师,后来服装厂倒闭,欧阳就退了休,自己在外面做衣服,后来儿女大了,都到广东去打工了,他也清闲了,但他的老伴走得早,只想找个人说说话,希望我们能够做朋友,而我当时的情形也好不了多少,所以我就答应了他有空就到他这里来玩。

  那天我在欧阳家吃的午饭,没想到欧阳的厨艺还是一流的,做出的菜很合我的口味。

  就这样我们开始交往了。

  并且不久后我们就走得很近了。

    欧阳知道我的厂在离他家不远的天伦纺织厂。

  那时我们上的是两班倒,每当我上白班的时候,下班时欧阳就会到我的厂门口来接我,于是我骑自行车在前面,欧阳在后面追,那情形总惹得我开怀大笑。

  到了欧阳家,欧阳就给我备好洗澡水,洗了澡,就端上可口的热乎乎的饭菜,然后舒舒服服的睡大觉。

  上晚班时我也会到欧阳家去,那时欧阳也会服侍的我像老爷一样,冬天甚至会给我备上热水袋。

     欧阳曾是服装设计师。

  于是跟欧阳一起的时候,他总是把自家的布拿出来,给我做很多很多的衣服,那些衣服特别的合身,并且特别的漂亮,很古典很时尚,每天都像模特一样变换穿着,宿舍里的工友总是对我穿的衣服感到惊奇,好像只有舞台上的演员才可以穿得这样漂亮大方,大大满足了我对服装的需求。

  欧阳还喜欢弄吃的,那些什么的霉豆腐,什么剁辣椒,什么榨菜,什么泡菜、应有尽有,厂里的饭菜不是很好吃,欧阳就让我把他自己做的菜,带到厂里去吃。

  也许这就是要征服一个人先要征服他的胃的现实写照吧。

  我喝水的水杯,盖的被子,穿的衣服,吃的菜,好像处处都有欧阳的影子,以至于有一次休息,欧阳一个人去旅游了,我打电话得知,我发现没地方可去,我竟然很依赖欧阳。

  于是后来的日子里,我更看重我和欧阳的交往,以至于,欧阳提出放假的日子到妈妈家去玩,我都没有反对,因为我和黄的婚姻如同虚设,我交了这样一个朋友,家里人也没有不同意。

    我说我要写作,下班后,一切事务他都包了。

  后来我提出想买一个电脑,欧阳也给我买了,虽然是一个二手电脑,勉强可以用,可是我还是很感激他。

  那个电脑总是动不动就坏了,一坏欧阳就用他那个拖东西的车把电脑搬去修,五楼高的楼梯也让他操够了心,最后这个电脑用的时间少,修的时间多。

    也许我和欧阳很多时候享受的还是精神交流。

  在欧阳家,我也会哼自己的小调,欧阳就说我唱的歌不是很好听,我就说我唱歌自己感觉好就可以,欧阳听后开心的笑了。

  欧阳还会跟我讲他的老婆,他的家,他以前的(我的尤物女友们)女朋友,他小时候学缝纫的经历。

  他说他们学缝纫时,六岁就跟着师傅,吃饭是要吃在师傅后面,端茶倒水,倒尿壶,什么都要做,三年学徒,三年随师,后来才有一点钱,再后来,县里的服装厂招工,欧阳就进到了厂里当师傅,这一当就是三四十年,最后经济改革,服装厂倒闭了,才清闲下来。

  我们那里有个炎帝陵,那几年,要么开幕,要么恭祭,只要有演出,那里的服装都是欧阳设计的。

  我很佩服欧阳,也为他会安排自己的生活而惊叹。

  或者有时候我想我跟欧阳交往,不仅仅出于寂寞,也许更多的是共鸣。

     我跟欧阳一起也有不愉快的时候,有一次欧阳的外孙要来,刚好我那天也休息,欧阳就叫我那天不要到他那里去,我感觉我跟欧阳还是距离。

  还有一次,我说在家呆着也不好玩,我们去公园里玩。

  那天我们早早的出发了,但在公路上,欧阳躲车的时候竟然摔了一跤,虽然最后我们还是爬了百步梯,到了烈士陵园,把一个南郊公园游了个遍,但对于他的体力,还有跟我的年龄的差距,我还是不敢恭维。

    生命中如果有一个你做什么事他都支持你,什么都为你准备得好好的,一个父辈般的爱,同辈般的情,落魄时的守护,你还有什么不满足呢?在你交朋友时他也会吃醋,但他从来不干涉你,甚至有时幻想,能够这样过一辈子,也是不错的。

  可是命运的帆往往不是你想怎样扬就怎样扬,第二年的正月,有人给我介绍了一个在广东打工的男朋友,那个朋友正月回来与我见面,这之后,我就跟那个朋友去了广东河源。

  如果早知道我和那个朋友最后没有结果,我是不是会选择留在县城,留下跟欧阳继续我们的忘年交?我不知道,我只记得我跟欧阳分别的那天,是正月,我到欧阳那里拿我私人的东西,欧阳听说我要跟男朋友外出打工,他紧紧抱了我一会,说他很舍不得我走,我说我必需走。

  后来我拿东西出来,跟男朋友一起会合。

  我的眼睛有近视,但是那天我却看见欧阳站在街的对面,跟着我送了很久很久,直到我上了车,离开了他的视线。

  几年后我回到县城,我找过欧阳,但没有找到。

  有一次我们再在大街上相遇,他只是问了我当时的生活,知道我成了新家,一切安好,他什么也没说。

  我有点失落,但没有后悔曾经的相遇。

  一切随风飘落,只有记忆的柳絮是那么美,生活还在继续。

  

那一个胖女人也不例外,而且还喝得十分豪爽,看样子酒量十分的好。

  酒过三巡,饭过五味,时间过得很快,一众人都没有什么感觉,就发现已经过了两个小时。

  而大家之所以去看表,也是因为有的人喝醉了,所以才去看的表,没想到时间竟然过得这样的快。

  一开始夸下海口的老刘,现在已经喝的伶仃大醉,一只手拿着酒瓶,一只手搂着那个胖女人。

  “二丫啊,我这辈子就是遇到你太迟,如果我早点遇(是男人就把她搞大)到你的话,我一定会把你给娶回家,说不定我们现在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不不不不不,说不定现在孩子都已经上大学了。

  ”老刘说着还自顾自的大笑。

  二丫听着还表现的很高兴:“是呀刘哥,要是我早遇到你的话我早就嫁给你了。

  ”老赵看着大家这种,心想今天估计也回不了家了,于是别在饭店开了几个房间,然后把大家都安顿在了里边,但是老赵却不想住酒店,于是便找了一个借口离开。

  在回家的路上,老赵还想着自己的灯泡生意,心想自己的能力真的是强,如果按照这个势头发展,说不定自己,那就可以在市里的富豪榜上排上名了。

  想到这儿,老赵自己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毕竟这是十分可笑的想法,市里面还是有很多厉害的人,自己哪有这么容易就可以排上富豪榜。

  不过如果真的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上富豪榜还真的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所以老赵想到这里,又是嘿嘿的傻笑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正巧在这个时候,老赵经过一家酒吧门口,这个酒吧叫做咖啡酒吧,在市里边也是小有名气的,算是文艺青年的圣地,当然也是不良青年的聚集地。

  老赵心想,自己如果再年轻几岁的话,说不定还可以进里边去玩一玩,只不过现在心里只有许灵儿一个人,所以自然也没有进里边的必要。

  刚在心中想到了许灵儿,没想到,他立马就看到了许灵儿,只见今天的许灵儿,穿着一身白色的长裙,一双肉色的高跟鞋。

  扎着一个马尾辫,很是清纯的样子。

  只不过在许灵儿的身边,还有着几个男人,这几个男人一点都不老实。

  有两个人拽着许灵儿的手,至于他们的另一只手,竟然放在许灵儿的屁股上,至于其他的也是在许灵儿的身上乱摸,有一个更加的过分,把手放在那许灵儿的胸前。

  老赵看到这里,气不打一出来,心想自己那天晚上离许灵儿那么的近,就因为一个电话,害得自己什么也没有干成,没想到今天这几个男人,竟然这么轻易的就得手了,所以心里十分的不平衡。

  当然老赵也有在担心许灵儿本身,他十分害怕许灵儿被别人欺负,这种体验是老赵之前没有的,而这也正是进一步说明了自己对于许灵儿别样的感情,说明自己出来创业的初衷是对的。

  于是老赵便想着对那几个男人动手,但是人家毕竟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而且还有着好几个,自己只是一个孤寡老人,势单力薄,如果单纯上去靠蛮力的话,肯定不是人家的对手。

  所以别想着有什么方法能够解决眼下的困局,这个时候老赵就想到了自己的儿子,还有许灵儿的老公,这两个人照理来说是可以帮助到自己的,如果那样的话,并不能够体现出自己的英勇。

  现在他们出差了,而许灵儿又遇到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自己表现的时候,于是老赵便下定了决心,朝着那几个小伙子走去。

  在走的过程中,也在不住的想着办法,真巧啊,老赵在自己的身旁看到了一块板砖,于是便弯腰把板砖捡了起来。

  有了板砖之后,老赵感觉自己说话都硬气了,胆子也就大了起来。

  “你们几个流氓在干啥?你们知道人家女孩愿意吗?”手提着一个板砖便对着那几个人吼道。

  那几个人正眼都没瞧老赵一眼,其中一个只是斜着眼对着老赵说道:“哪来的老不死,竟然来这里管事情是真的觉得自己死不了吗?如果你真是这样认为的,我们兄弟几个可以帮你一把。

  ”说完几个人哈哈大笑了起来,显然并没有把老赵当一回事儿,但是老赵现在的做法,可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为了许灵儿自己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出来,所谓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

  老赵此时为了红颜知己,就是那一个不要命的,自然什么都不害怕,于是又对着那几个人喊道:“就凭你们几个小兔崽子吗?爷爷打架的时候,你们还在和尿泥呢!”“呦,你这是老不死的,你还真的是要管这个闲事了。

  ”还是刚才那一个小伙子,恶狠狠的朝着老赵说道。

  老赵这次二话不说,直接抡起了手中的板砖,朝着那个人就飞了过去,搬砖一下子就砸在了那个人的面门。

  鲜血顿时流了一地。

  那一个人立马蹲下来抱住了自己的脸,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捂着自己的脸不住的惨叫。

  其他的几个人没有想到,老赵竟然这么的心狠手辣,一时间也是心慌了起来,心中想的都是这种老头子到底是一个什么人,是不是黑社会的?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今天可就完蛋了。

  越想这些心里边越是害怕,老赵看出了他们的心思,此时飞速朝着他们跑来,这几个人看到老赵的样子,立马就被吓了个半死,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和老赵打架。

  老赵也是趁着这机会,对着其中一个,就是一脚,这一脚正好踢在了这个人的要害部位,于是这个人也像是刚才那个人一样蹲了下来,抱着自己的裆部哇哇大叫。

  其他人看见自己的两个同伴被打倒在地上,确实没有任何的帮助,心里别只留下了害怕,这个时候老赵又乘胜追击,把几个人的面门被打伤。

  这个时候老赵才把注意力转移在了许灵儿的身上,急切的问许灵儿道:“灵儿,你没有事情吧??”许灵儿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没有事情,但是也有一点害怕的模样,显然今天的事情,也是给了许灵儿不小的打击,毕竟对面可是好几个人,而自己只是一个人,自己算是比较开放的,也架不住这阵势。

  而那几个人此时也顾不上许灵儿了,彼此搀扶着赶快离开了这里。

  老赵看出来许灵儿喝了酒,但是知道许灵儿并没有喝多,此时意识应该还是清醒的,知道自己是老赵,所以自己的功夫并没有白费。

  于是又对着许灵儿说道:“灵儿刚才太危险了我今天晚上送你回家吧。

  ”许灵儿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老赵刚才那一句刚才太危险了,打动了许灵儿。

  的确,刚才真的是太危险了,如果没有老赵的话,真的不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加上许灵儿喝过酒,脑子不清醒,于是便糊里糊涂答应了老赵的要求,让老赵带着自己回家。

  

我不是盲人,但我开了一家盲人按摩店,村里的姑娘都是常客……我叫陈生,30岁了还是单身汉,因为天生眼白多看起来就是个盲人,村里的人都把我当盲人。

  隔壁的寡妇更是对我毫无避讳,她长得娇艳,身材又丰腴,前凸后翘的,可惜这么个尤物竟然放着没人要!天天大晚上的不晓得在屋里干些什么瞎事,那娇娇声儿直勾着我的魂穿过那道墙,看看寡妇深夜中自我安慰。

  没想到我的机会还真来了。

  今晚,我刚躺上床就听到隔壁娇柔的呼喊,那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直听得我心里发痒。

  这么晚了,叫我干嘛?难不成是寂寞了?脑中浮现出李素英那极品身材,心头一片火热,我隔着窗问:“李姐,唤我有啥事儿?”“小陈啊,我卫生间的门好像坏了,你能帮我弄开么?你进屋摸到卫生间门,那有个门栓,拉下就行。

  ”卫生间?我整个人顿时就懵了,喉咙咽了口唾沫。

  这寡妇在洗澡,竟然让我去给她开门,当我是真瞎呐!过去开门就能看到李寡妇那妖娆的身材,我几年没见过女人的身子了,这时候我激动地脚哆嗦,摸着进了她家。

  她家门没锁,村里人都晓得李寡妇的门天天都是敞开的,只要是男人都可以进。

  我找到厕所,那亮着灯,一眼看到了门栓。

  抓着门栓,手不停颤抖,我朝里喊道:“李姐,是我,就是把门从外面打开就可以了么?”“啊…对的。

  ”李素英那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在兴奋着什么。

  我看得见,自然是一下子就能打开卫生间,可是我还装作在门上面摸摸索索的,最终放在门栓上,一拉,整个门微微晃动。

  居然没有开。

  我再次用力拉拽整个门,门‘咔嚓’一声,打开门来。

  我就看到李素英面色潮红、上半身穿着遮羞布的站在我面前,一只手拿个胶棒,另一只手捏着围在身上的浴袍,娇滴滴的脸像成熟的苹果,煞是好看。

  看到李寡妇那充满着媚劲的眼眸,我心里一紧血液顿时沸腾起来,顿时就有了反应,我暗叫不好压下心里的火热。

  可那曼妙的身子就在我面前晃悠着,我一个大小伙子,怎么忍受得了?我注意到她手中的胶棒,上厕所拿个胶棒,难道……“多亏你啊小陈,要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出去呢!”我点了点头,心说不亏不亏,没想到晚上还能看到如此美妙的景色,哪里会亏。

  (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李素英朝我走来,一股迷人的芬芳扑面而来。

  当李素英靠近我,我清楚的看到她看向我下方那震惊的眼神,嘴巴大的差不多能够放下一个苹果。

  我从小天赋异禀,村里的男人无不羡慕。

  我连忙捂住下方,故作一脸难受的样子。

  “李姐,我尿急,能不能在你这撒一泡尿?”“可以可以,需要我帮忙么?”“不用李姐,我自己可以的。

  ”我关门走了进去,侧对着门,然后拉开拉链,我余光瞄到李素英将门偷偷的打开一条缝偷看我。

  我瞅见李素英目不转睛的盯着我那儿,嘴巴张的老大,一脸惊讶的样子。

  话说李素英老公也死去五六年了,这五六年估摸着都没有男人碰过,这么多年她应该很寂寞。

  我故意没尿进便池,再度看向李素英,却发现她的一只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原本手上的胶棒也不见了……我见状,内心更是像被火炉烤着一样,浑身都发烫了。

  尿完我穿好裤子,拉上拉链,摸着墙壁走了出来,我看着近在咫尺的李素英,咽了一口唾沫。

  她目光火热的看着我下方,捂着胸口的左手还在轻轻的动着,此时手上的胶棒却是不知道哪里去了。

  “李姐,没有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我多想接着再看李素英那丰腴的身子,但是作为盲人的我不能在这多待。

  “要不进来喝口水吧!今天怪麻烦你的,大晚上的还把你叫过来。

  ”李素英见我要走,顿时就有些急了,连忙开口说道。

  我听到她说的话,心里顿时就乐开了花!大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对象还是一个寂寞多年的寡妇,这怎么能不让我乐开了花。

  我故作犹豫。

  李素英却是双手直接拉着我的胳膊,往屋里面走。

  她双手拉着我的胳膊,紧紧抱着我的胳膊,温热、美妙的触感把我的心都变软了,止不住的掀起一阵阵旖旎。

  “李姐,你的胳膊好暖和。

  ”我歪头看向李素英,说道。

  李素英低头一看,脸瞬间再度红了一个层次,因为她的胸口死死挤着我的胳膊。

  进了房间,李素英果真给我倒了一杯水,然后进入到房间,过了一会儿出来,穿了一身轻薄的衣服。

  坐在我面前,一双媚人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跟我聊一些家常。

  “你冷么?”李素英眼睛瞥了一下我那儿,稍稍抿嘴,然后问道。

  我摇摇头,紧了紧双腿。

  我哪里是冷,我就是太热了,浑身燥热,满脑子都是之前看到的李素英的跟棉花一样的身子。

  “姐姐给你去拿件衣服,你等一下啊!”李素英站起身,冲着我说道。

  我一听,连忙摆手说不用了。

  可这一松手,我压着的地方登时就抬了起来。

  李素英眼睛瞪得老大,禁不住的捂嘴,似乎还在惊讶我的过人之处。

  “那…那好吧。

  ”李素英坐下,只不过一直在抿着嘴,眸子充满着迷人的情意。

  我浑身酥痒难耐,心中那一团火起来了,越压就越旺盛。

  李素英端起一杯水,递到我面前,我刚打算伸出手去接,就看到她故意一歪,将整杯水倒在了我的大腿上。

  “哎哟哎哟!没事吧小陈,都怪姐姐手笨,姐姐给你擦干!”还没等我开口说话,李素英立刻就半蹲下来,用手拍打着我裤子上的温水。

  我低头看着李素英,那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身前的撑得衣服像要爆开一样,随着她的动作起伏着。

  看的我一阵晃神。

  少妇的身材就是好,这根本无法掌控吧?李素英拍着拍着就开始往大腿里走了,衣服不是宽松的,每一次拍打,我都能感受到一点点的牵扯感,让我感觉越发的强烈。

  李素英浑身颤抖,我微微歪头,却发现她的手又开始在自己身上游走起来了。

  “李姐…”我叫了她一下,李素英却是直接一把手抓住了我……“李姐…你,你在干嘛?”我脊背顿时就传来一股贯彻全身的电流,让我呼吸瞬间就急促了起来。

  “小陈…姐,单身很多年了…”李素英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

  因为我那儿根本不是单手可以操控的。

  “不是,李姐…咱们两个,不能……”我双手扶着板凳,上半身僵直着,一动不敢动,声音颤抖着。

  心头仿佛有无数个蚂蚁在乱爬一样,全身的骨头都要酥了!“姐真的受不了了…已经五年没有体验过那种滋味了…”我陡然间浑身一紧,感觉快透不过气来了。

  “嘎咋!”就在这时,院子里忽然传出声响,原本蹲着的李素英忽然间站起身,一脸惊慌,小脸吓的煞白,连忙把我拉起来,然后进入到她的房间,对我说了一句不要出声,就立刻关门出去了。

  我一愣,心想发生了什么?环顾四周,屋里很整洁,床上就一个枕头,一张凉席,桌子上面也只是一盏台灯还有一本书,我走上前去,男女相拥缠绵的春图展现在我眼前。

  居然是一本禁书!我还发现桌子下面有胶棒,此刻我瞬间就明白了之前刚出浴室的时候为什么李素英手里拿着这东西了。

  合着这都用上这些假东西了!这得多寂寞啊?!正当我打算瞥几眼那本禁书的时候,屋外突然传来一声碰撞声音。

  我连忙跑到门前,打开一条门缝,赫然就看到村长的儿子齐三站在门口。

  “你怎么又来了?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我不会改嫁的!死了你的心吧!”李素英一只手紧捏着领子,面如寒霜。

  齐三一脸狞笑,竟是直接脱去了上衣,搓了搓那跟怀了七个月的孕妇一样的啤酒肚,大步朝着李素英走过去,李素英步步后退。

  “让你改嫁,嗝儿!是给你面子,别特么给脸不要脸,老子今天就强了你,让你体验一下男人的滋味!”齐三显然是喝了酒的,面色潮红。

  李素英眼睛瞪得浑圆,双手捂着胸口,道:“你不要过来!你要是再过来,我就喊了!”齐三一把抓住李素英的藕臂,李素英用力挣脱,一个不稳,往后面倒去,后背直接撞在桌子上,‘啊!’的叫了一声,随后面露痛苦的表情,捂着尾椎。

  “你个小贱人!”齐三破口大骂,奔到李素英的面前,拽住那上衣,往两边一扯,竟是直接就扯开了。

  齐三顿时眼睛放光,一只手掐着李素英的脖子,另一只手在解裤腰带。

  李素英两个手疯狂的拍打着齐三的粗壮的手臂,我看见了她眼角的泪光。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7232.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1542.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2830.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3020.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2929.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7386.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408.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44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