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fc2 美 乳,新手必看

高静啊的一下坐在了地上,手里的教材也散落一地。

  老张一直在偷偷跟踪高静,一看到这个机会顿时大喜过望,从拐角走出来假装惊讶的问道:“呀,高老师你怎么了,是摔倒了吗?”高静这下摔的极重,挣扎两下没起来,只好像老张求助:“老张,我崴脚了,你,你扶我起来。

  ”老张正中下怀,走过去把高静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一只手搂着她的细腰慢慢把她扶起来,嘴里说道:“高老师,慢点,慢点,你左边身子别用力,重心往我这边倒。

  ”高静红着脸点了点头整个人都几乎被老张抱在了怀里,硬是叫老张半拖半抱的拉了起来。

  一想到自己被一个年龄能做自己爹的老男人抱了,高静的心就砰砰直跳。

  一站起来她就推开了老张,一只手扶着墙对老张说:“谢谢你,张叔。

  麻烦你帮我去医护室叫一下刘护士。

  ”老张很舍不得,对高静说:“高老师,要不我送你去医护室吧,现在是吃饭时间,我过去不一定找得到人。

  ”高静说:“不用了,要不,你去忙吧,待会有学生过来我叫他们帮我叫人。

  ”老张有点生气觉得高静不近人情,就说到:“那好吧,我去叫人,我先扶你去教室坐下吧。

  ”高静没拒绝这要求就叫老张扶着自己走进了附近的教室。

  老张的手在高静的腰附近试探了两下始终不敢往屁股上摸,只好乖乖的扶着高静坐在凳子上,对她说道:“高老师,你先休息,我去医务室找人。

  ”“嗯。

  ”高静头也不抬的说道,把一只脚放在凳子上轻轻的揉捏着。

  高静的脚很美,小巧玲珑,白玉无暇,五根脚趾像是玉兰花瓣可爱无比。

  老张年轻时就是个足控,对美女的脚没啥抵抗力,现在更是走不了了,望着高静的脚直咽口水。

  高静感觉到不对劲,一抬头看老张在看自己的脚,有些生气的说道:“老张,你咋还不去叫人?”老张嘿嘿一笑:“高老师,今天早上十点多的时候你在校长办公室干啥好事了?”高静一怔,脸色瞬间苍白,颤声问道:“你,你在胡说什么?”老张冷笑道:“你跟刘亮今天做了啥我都看到了,你们的对话我也听得一清二楚。

  啧啧,高老师没想到你平日里装的那么正经,背地里却还挺风流的嘛。

  ”高静脸上一阵青一阵白,低下头小声说道:“那你想怎么样?”老张一看高静被吓住了,大为得意,趁机抱住了她,一只手肆无忌惮的把玩着她的玉足,在她耳边说道:“今天下班了来我水果店,我告诉你我想咋样。

  你要把这事告诉刘亮,我有的是办法叫你身败名裂。

  我可有你们两个的照片呢。

  ”说完,不等高静反对,老张扭头就走。

  而高静似乎已经被吓傻了,愤怒的盯着老张的背影,两行眼泪默默流下。

  老张很高兴,感觉整个人重新散发了青春的活力。

  一想到高静那火辣的身材和那白嫩嫩的小脚他就觉得全身的热血都在沸腾。

  老张兴冲冲的来到医务室,刚想推门进去,突然听到里边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女人的声音,看房门虚掩着老张就趴在门缝偷瞧起来。

  只见女医生白瑞穿着一身白大褂坐在办公桌上,双腿岔开踩在椅子上,从老张的角度可以看到她腿上穿着黑丝|袜,她的右手拿着一只圆珠笔伸到裙子里也不知道在做什么,虽然紧咬着嘴唇但时不时还会发出一两声的闷哼。

  老张看的目瞪口呆,没想到白瑞居然喜欢这种调调,白瞎了那么好的身材了。

  不过看着确实挺刺激的。

  “咳咳!”老张看了一会,故意重重咳嗽两声惊醒了屋子里的白瑞。

  “谁呀!”屋子里传来了白瑞的声音,有些恼怒。

  “我,水果店的老张,高静老师脚崴了,叫我过来请人去看看。

  ”老张大声说道。

  “等会。

  ”白瑞说道。

  过了一会,白瑞打开门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个小药箱,老张贪婪的看着白瑞甜美的脸庞,发现她脸蛋红扑扑的,一张瓜子脸嫩的能掐出水,身材高挑纤细,眼神清纯带着妩媚,跟高静比又是另外一种风味了。

  白瑞瞪了他一眼没好气说道:“刚才你都看到了?”老张嘿嘿笑着点了点头并不说话。

  “别在外边乱说,以后有你好处。

  ”白瑞说着拿出钱包抽了几张票子给老张。

  老张呵呵一笑,收下了钱在前边带路。

  半路上他看到几个女生搀扶着高静走了过来,老张知道占不去啥便宜了就笑着给高静打了个招呼然后回自己店里了。

  高静的伤并不重,上了点药,下午的时候已经能自己走了。

  可她现在心乱如麻,她知道老张叫自己过去肯定没安啥好心,但是自己不去的话,万一老张把照片到处乱传,那自己的家庭工作可全毁了。

  叮铃铃,放学铃声响起,高静一怔,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老张的店外。

  (俩性故事)老张早早就看到高静过来了,激动的手都在抖,高静一走到店里老张就迫不及待的迎了上去:“高老师过来了啊,脚好点没。

  ”高静冷着脸不说话。

  老张又问道:“高老师吃饭没,我这刚做了饭,一起来吃点吧。

  ”高静忍不住怒道:“别装了,说吧叫我来到底想干啥。

  ”老张没说话跑出去张望了两眼,咔擦一声把店门从里边关了。

  高静害怕极了,惊慌道:“你要干啥,你可别乱来,乱来你要坐牢的。

  ”老张的目光开始肆无忌惮的在高静的身上乱看,嘿嘿笑到:“高老师,我看装的那个人是你吧。

  你都被刘亮给睡了,还在我面前装啥清高呢。

  我的要求很简单,你也给我睡一次,伺候的我舒服了,你和刘亮的事就不会有人知道,要不然,我明天就拿着照片去教育局。

  ”高静被吓的六神无主大叫道:“别,你别去教育局。

  我,我也是受害者,求求你放过我吧,要不然刘亮不会放过你的。

  ”老张冷笑道:“我还害怕他刘亮,大不了我去别的地方卖水果,他能把我咋。

  ”高静哆嗦着不说话了,心里在做激烈的思想斗争。

  老张看她一眼继续说道:“你不愿意就算了,我也不逼你。

  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高静的心理防线终于崩溃了,哭喊着:“我答应你,一次,就一次。

  ”老张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说道:“行,你跟我进来吧。

  ”两个人来到了店里老张隔出的一间休息室,那里有一张小床。

  屋子很小,除了那张床,就只有站脚的地,两个人一塞进来,就更拥挤了,老张和高静几乎都快贴在一起了。

  

  秦凯和何姿的收入 秦凯配不上何姿 田亮感叹秦凯何姿  里约奥运的女子跳水3米板决赛过后,同为跳水运动的秦凯突然出现在了画面中,拿着玫瑰花和大钻戒单膝下跪的向何姿求婚了,随后全场雷同,所有的运动员都向何姿投来了羡慕的目光,秦凯说,原本是打算赢了金牌拿着金牌来求婚的,结果最后只拿了银牌,开朗的何姿搞笑的说“这不正好吗,我们婚礼上让司仪宣布,双方交换银牌”!天呐,清晨的这把狗粮我先干为敬。

    秦凯何姿俩人怎么认识的?  秦凯与何姿都是国家跳水队的运动员,虽然秦凯是1986年出生的80后青年,而何姿是1990年出生的90后,但是俩人都同为跳水队的运动员,也因此认识,偶尔进行跳水训练的时候还会碰见,所以一来二去俩人就熟悉了,随后开始悄悄的恋爱,性格比较低调的秦凯一直没有透露自己恋爱了,一是怕外界的声音干扰恋情,二也是怕教练觉得自己会影响训练。

    但是这段恋情在不久后还是被大家发现了。

  因为秦凯偶尔会发微博,而何姿也会发微博,俩人经常一前一后的发关于同一件事情的微博,比如一个说《速度与激情》好看,另一个就会说电影不错,这样总是前后脚对于一个事情的“巧合”很快就让人发现了端倪,虽然后来有媒体问过秦凯是不是恋爱了他没承认,但是吃瓜群众还是“确定”了俩人在一起的事实。

    秦凯个人资料:  姓名:秦凯  年龄:30岁  出生日期:1986年1月31日  所在地:陕西西安  职业:跳水运动员  微博:http:weibo/p/10030619210(俩性故事)89310  何姿个人资料:  姓名:何姿  年龄:26岁  出生日期:1990年12月10日  职业:跳水运动员  微博:http:weibo/p/1003061775564374  好不容易做通了场地志愿者的工作,秦凯站在了通往幸福的栏杆前。

    呼吸,再呼吸……等待的那几分钟好像过了一万年,他不停地深呼吸,又狠狠地拍了自己胸脯几下,平复要跳出来的心脏,这比他自己上场比赛紧张一万倍。

     周围的队友、教练还有各国教练员、运动员的“加油”声不绝于耳,他仿佛都没有听到。

  当三位奖牌选手款款从眼前走过,登上接受祝福和拍照的高台时,秦凯深吸一口气,冲上去了,先是紧张地吐了一下舌头,酝酿一下情绪,手里的戒指盒子藏在身后,他走得很慢,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来到了女子3米板亚军何姿面前。

    玛利亚·伦克水上项目中心沸腾了,全世界都读懂了:秦凯要向何姿求婚。

  何姿见到秦凯后,很惊讶地后退了好几步。

    在众人的目光中,在“嫁他、嫁他”的集体交响乐声中,秦凯站着对何姿说了好久,又单腿下跪说了好久,看得众人好心急:秦凯一直在说,何姿一直在抹眼泪,迟迟没有答应。

    秦凯和何姿的收入谁高?  何姿,1990年12月10日出生于广西南宁,中国女子跳水队运动员,奥运冠军。

  2012年第18届国际泳联跳水世界杯女子双人3米板冠军;2012年伦敦奥运会与吴敏霞搭档获得女子双人3米板冠军。

  2013年第十二届全运会女子3米板冠军,成为继郭晶晶、吴敏霞之后,第三位获得奥运会、世锦赛、全运会跳水金牌的“全满贯”选手。

  2013年,何冲和何姿包揽了2013年国际泳联最佳男女跳水运动员。

  2014年10月3日,仁川亚运会跳水项目女子3米板,以总成绩374.45分夺得冠军。

  2016年8月15日,里约奥运会跳水女子3米板亚军。

     秦凯,1986年1月31日出生于陕西西安,中国男子跳水队运动员。

  2006-2007年在第15届世界杯、世锦赛男子三米板中均折桂;2008年北京奥运会获得男子三米板铜牌、男子双人三米板金牌;2012年伦敦奥运会在男子双人三米板、男子三米板中摘得一金一银;2009-2015年,均在游泳世锦赛上获得男子双人三米板金牌;2016年获得巴西里约热内卢奥运会跳水男子双人三米板铜牌。

    秦凯和何姿的收入谁高?  两人都拿过世界冠军,而且都是跳水队的主力,如果不算其他代言收入的话,两人的收入应该是差不多的!  在一些网友的眼里,何姿是个大美女,而秦凯则相貌平平,于是有人认为秦凯配不上何姿。

  虽然说秦凯与何姿同样是奥运冠军,但是作为运动员出身的秦凯在未来的生活中究竟能做出什么样的作为真的就是一个未知数。

  大家都知道,运动员学的知识比较少,在这个靠知识说话的时代,运动员出身的人要和社会上的大学生、研究生甚至博士生什么的相比本身要吃亏很多。

  从历年的运动员进入社会取得的成绩来看,非常成功的寥寥无几。

    进入国家体育界吧,倒是能混一个不大不小的体育界官员当当,但作为官员、特别是体育界的官员恐怕也没有很大意义。

  做跳水相关教练吧,辛苦是必然的,出成绩却未必。

  

“我…我…我一定还能站起来的。

  ”钱伟同样紧张的手足无措了,他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突然他就又一次的不行了,肯定是因为好不容易好了,所以太刺激了,钱伟拼命的安慰着自己,希望看到它再一次抬头挺胸起来。

  但是钱伟所做的一切都是白用功,他的小兄弟也是丝毫没有回暖的迹象,他现在还能指望谁,陈帅早就已经走了,就是为了不打扰到他们两个的二人世界,现在就算是想要把陈帅再一次的喊回来,时间上面肯定也是不够用的了。

  “不用再白费劲了。

  ”素素的声音里面充满了愤怒,自顾自的穿上了衣服。

  她忍住了羞耻,甚至和别的男人发生了暧昧,这一切都是为了钱伟能够好起来,但是钱伟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吊自己的胃口,要知道她已经忍受到了极限,以前在没有尝试过的情况下,她还能一直忍耐。

  但是她现在知道这种东西是多么的美好,她实在不愿意再浪费时间继续下去了,每一次都是让她心火难忍,然后独自一个人解决,她也渴望能有一个男人的怜惜,也渴望可以继续和钱伟走下去,但是现在看来,什么都是没用功的。

  “素素,我帮你用手好不好,你别这样。

  ”钱伟也知道全部都是自己的错,也知道素素现在一定很难受,就想着用手来帮素素解决这种难受,只要素素得到了安慰,肯定不会再发怒的。

  在这件事情上面,钱伟本来就是理亏的一方,压根没有什么底气和素素继续吵下去。

  “不用了,我现在累了,只想回家休息。

  ”素素想都没有想的就拒绝了钱伟的提议,对于素素现在来说,她渴望得到一个男人健康健硕的身体,而不是永远的用手解决问题,她最气愤的不是钱伟的不行,而是明明不行,还要来撩拨自己。

  “咱们回去吧。

  ”两个人说着话的功夫,素素已经把自己的衣服全部穿好了,也不管钱伟的感受,朝着K歌房外面走去,她现在真的觉得很累。

  钱伟也是满脸的尴尬,但是他又没有权力继续说些什么,只能跟在素素的身后,朝着家里的方向,准备回去,就算钱伟觉得再无奈,这件事情也只有慢慢来,急不得,因为你就算是着急,也解决不了问题。

  钱伟和素素回到家之后,就各自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对于钱伟来说,今天和昨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只不过是两个人夫妻生活中间的一点小故事,就算钱伟能感觉到素素的愤怒,但是相信素素迟早会有愤怒消退的时候,钱伟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

  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钱伟对素素的为人十分的放心,他知道素素在内心里面是个保守本分的女人,压根也不担心素素会背着自己做出些什么。

  他现在生病了,需要的是时间去治疗自己的疾病,而不是一味的和素素吵架,既然素素生气了,自己只需要让她一个人静静,暂时不提这件事情就好了。

  而从K歌房回来的素素就一个人躺在了床上,仔细的回想着这短短几天里面发生的一切事情,对于素素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她真的很渴望得到快乐。

  她曾经也和钱伟一样的期盼过,希望钱伟的病可以治好,所以才答应他做出那么多荒唐的事情,可是他们两个人都已经尝试过了这么多次,其实心里面比谁都要清楚,钱伟想要好起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每天压抑着素素的冲动,对于素素来说都是一种折磨,她还年轻,还貌美,拥有着完美的身材,却过得和个活寡妇一样窝囊,她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追求些什么。

  贞洁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重要到连自己快乐不快乐都无所谓了。

  从小素素就被家里人教育要做个贤妻良母,可是现在她的心里面已经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事情到底是不是对的,如果是对的话,那她就想要改变自己现在的生活。

  倒不是说自己和钱伟的婚姻走到了尽头,素素知道自己心里面还是爱着钱伟的,不然也不会和钱伟一直生活了这么久,只是这种爱已经解决不了任何的事情了,素素还渴望得到更多,除了爱情,她还希望得到快乐。

  整整一个晚上,素素的脑子里面都充斥着各式各样乱七八糟的东西,她没办法替自己的心里做出抉择,只能选择服从,在这样混乱的思绪里面,素素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一直到素素睡着了,钱伟也没有上来。

  …因为昨晚的晚睡,今天素素起的有些晚,已经到了上班的时间,只能匆匆忙忙的洗漱出门,钱伟早就已经不在家了,应该也是去上班了,对于这点,素素也不放在心上。

  她早就在昨天晚上就对自己的婚姻产生了质疑,也渐渐的习惯了这种一个人的寂寞。

  钱伟不仅在身体上面没有满足她,而且就连陪伴上面也是少之又少。

  等素素抵达公司的时候还是满脸的疲倦,女人睡得好不好,一眼就能看出来,不像男人永远是生龙活虎的模样,还好素素的工作简单,不需要多操劳的。

  “素素,你昨晚没睡好吗?一脸无精打采。

  ”素素在公司里面的同事,也是她玩的最好的闺蜜凑到素素的身边来,有些担心的看着素素。

  “没什么的,就是没睡好,柳青你放心吧。

  ”素素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冲着柳青笑了笑。

  这个柳青和素素看起来差不多的岁数,也都是脱离了(玉米地做爰全过程)女孩,但是又没有到达妇女的年龄,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子少妇的风味,虽然在身材和样貌上面都比不上素素,可是也有着这个年龄该有的感觉。

  她和丈夫也是因为生活不和谐,早早的就离了婚,现在一个人独自生活,倒是也潇洒快活,平时在公司里面和素素走的近,下了班就到处去玩,总是教训素素要快点享受人生,不要蹉跎了自己最漂亮的几年。

  素素也很羡慕柳青的洒脱,但是她就是做不到,她做不到像柳青那样把什么事情都可以放在一边,不去理会。

  “素素,你可要好好注意身体,没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柳青有些不放心的叮嘱着素素,她也能看得出来素素有些事情不愿意和自己说,那就是别人自己的秘密了,她也不好一直追着别人问,不过作为朋友还是需要慰问一下素素的。

  素素只是敷衍的点了点头,她也知道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但是现在她面临的这些事情压根不是注意身体就可以解决的,都说家丑不可以外扬,就算柳倩是她很好的朋友,她还是不想把这些事情和柳青说出来。

  “对了,素素,晚上有一个舞会,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散散心。

  ”柳青兴致勃勃的朝着素素的身边靠了过来。

  柳青爱玩,对于舞会这种热闹的场面是每次都不会落下的,至于素素,她早就问过很多次了,每一次都被素素毫不犹豫的拒绝,但是她还是习惯性的询问着,哪怕明知道素素肯定不会答应。

  但是柳青这一次想错了,素素在听完柳青的邀请之后,犹豫了。

  她也想出去认识不同的男人,也想体会到生活的快乐,和钱伟在一起的生活实在是太压抑了,压抑到她快要喘不过来气。

  素素自己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变化,换成往常,她一定循规蹈矩的回家,但是钱伟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行,让她骨子里面变的放浪,变得风瘙。

  “恩,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素素朝着柳青点了点头,这下子轮到柳青吃惊了,目瞪口呆的看着素素,让素素一下子笑了起来。

  “怎么了?允许你出去玩,我就不行啊。

  ”素素的那点小心思只敢埋在心里面,让自己一个人知道,要是让柳青看出点什么来,还不让素素羞死,在柳青的注视下,素素款款的扭着纤细的腰肢,走到自己的座位上面开始工作,她想趁着今晚这个机会,去看看外面不同的世界。

  虽然素素的心里面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心里面还是情不自禁的想要和钱伟打声招呼,毕竟现在钱伟还是她的老公,最起码的问候还是要有的。

  这段时间以来,钱伟一直很努力的想要在素素的面前证明自己,素素也能看得出来钱伟的急迫,她明白自己着急,钱伟一定更着急自己的身体,素素也不想看到钱伟难过。

  想到这里,素素从包里掏出手机,给钱伟拨通了电话。

  “喂,老公。

  ”

表嫂也没有犹豫干脆利索的就脱光了衣服。

  我一看表嫂的样子眼睛都看直了,表嫂的睡衣里面可是根本就没穿衣服的!这一脱,直接就是赤身裸体站在了我的面前!“小伟,你开始吧。

  ”表嫂说道。

  我的心扑通扑通的直跳!表嫂还以为我是个瞎子,所以跟本就什么都不在意。

  可是表嫂不知道的是,其实我什么都看清楚了,表嫂身体的每一处细节都在我的脑海中无限的放大。

  我偏过头去吞了吞口水。

  “怎么了?小伟,没事,不用客气,嫂子也想清楚了,要是以后真的病倒了,怎么照顾你和你哥啊。

  ”听了表嫂的话我恨不得抽我自己,表嫂想到一直都是照顾我,可是我呢?我竟然又一次的对表嫂起了那种想法。

  我咬了咬牙,搓了搓手,让我的双手热了起来。

  我直接就抚上了表嫂的肚子。

  表嫂突然嘤咛一声,吓了我一跳。

  “咋了?嫂子?又不舒服了吗?”我生怕是自己下的力气大了。

  表嫂摇了摇头道:“没事,就是你的手太热了,烫了我一下。

  ”我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确实是这样,表嫂本来就是胃寒,我只有搓热了手,才能好好的帮表嫂按摩。

  我叹了口气,让表嫂忍忍,只有这样,我才能好好的帮表嫂按摩。

  我又一次轻轻的摸上了表嫂的肚子,然后轻轻的按摩了起来,随着我的按摩表嫂的表情终于慢慢的放松了下来。

  我这一按就是一个多小时过去了。

  这次的按摩可是按得我满头都是汗,比刚才吃饭的时候都厉害。

  我手就在表嫂的肚子上来回的按摩,我已经尽量的不让眼睛尽量的不乱看了,但是还是忍不住的向着表嫂的几处要害看去。

  这一看我的眼睛可就移不开了,满脑子都是表嫂的身体。

  而且表嫂随着我的按摩后来竟然轻轻的哼了起来,表嫂一哼,我的心脏就猛地一记跳动,我都要炸开了。

  不过一想到表嫂对我的好,我就实在没办法对表嫂作出那种事,我只好认认真真的帮着表嫂按摩。

  终于按摩完了,我就像是打了一场持久战一样,浑身都湿透了,我给表表嫂按摩的时候,手正好从表嫂的身后伸过去,其实看起来就像是我在后面抱着表嫂一样。

  我的眼神总是没办法控制的飘向表嫂的后背,看向表嫂丰满的后面,表嫂的后面就像是一座小山一样。

  我的某个地方一看到这个地方就开始隆起了,但是为乐不碰到表嫂,我只能拼命的往后退,这个姿势实在是太累人了,而且就算到了最后,我的下面还是没有老实下来。

  我都不好意思站起来了。

  表嫂满足的叹了口气道:“小伟还真的谢谢你了,这可是我这么长时间以来,胃里第一次这么舒服。

  ”“哎呀,小伟,你是不是太累了?”表嫂说完那句话之后,一看我立刻激动的说道。

  我摇了摇头,想要说些什么,可是我实在是太累了,我想要勉强的站起来,可是刚一站起来,立刻就双脚不稳,向着床就都倒了下去。

  我之前就站在表嫂的身边,这一倒,可是直接就倒在了表嫂的身上!那一处地方,这次可是和表嫂的身体来了次亲密接触。

  我的脸蹭的就红了。

  我回头一看表嫂,挣扎着就想要爬起来,但是表嫂突然就抱住了我的后背。

  “小伟,今天辛苦了,这么累了,要不你就在这睡吧。

  ”表嫂说道。

  我心中一惊,惊讶的看向表嫂,表嫂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随后她咬了咬牙道:“没事的,小伟,你就在这休息吧,明天我再叫你。

  ”我有心想要立刻起来离开,但是表嫂紧紧的抱着我的身体,不让我走,其实我知道表嫂的意思,表嫂就是看着我太累了,干脆就想让我在这休息,可是表嫂不在乎可不代表我不在乎啊。

  从刚才一直到现在我可是一直隆起着,尤其是还触碰到了表嫂的身体,就更不可能落下去了。

  “小伟,表嫂信的过你。

  ”表嫂突然说道。

  听了表嫂这句话之后,我也就挣扎不下去了。

  表嫂都这么说了,我要是再反抗,那可就显得我有点心怀鬼胎了。

  而且我转念一想,我留在这里也好,要是表嫂接下来又闹胃疼,我还能及时的在她身边。

  想到了这些我就点了点头,表嫂也放松了不少。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才是真正恐怖的开始。

  表嫂倒是没什么戒心,关了灯很快就闭上眼睛入睡了,可是我却死活都睡不着。

  我的耳边是表嫂的呼吸声,鼻子里边闻得的是表嫂身上的香气,而且只要我的手随便动动就能触摸到表嫂的身体。

  之前表嫂就是和表哥在这张床上翻云覆雨,我还亲眼的目睹过一次,现在躺在这张床上,那些情景又不由自处的浮现了出来。

  这一听,我就更加难以平复心情了。

  “小伟,你放心,表嫂一定会帮你找对象的。

  ”表嫂突然开口说道。

  我以为表嫂都睡着了,她这突然一开口说话,吓了我一跳。

  但是接下来表嫂也没说什么了,随着时间过去,我的心情也平复了不少,而且一想明天的烦心事,我的心情就更乱了。

  第二天一醒过来,我就发现表嫂已经不见了,等到我出去的时候,发现表嫂正在做饭,现在已经做好了早餐正在等我呢。

  我恍惚了一下,这不就是我梦想中的生活吗?我甜甜一笑就去上班了。

  刚到店里头没一会, 我就听到了一道熟悉的喊叫声:“李小伟。

  ”我不由缩了缩眉头,难不成她还找茬找到我店里头了吧,我有些生气,回头看到表嫂竟然跟着韩娟一起来的。

  表嫂站在韩娟背后不做声,我也不敢喊她,要是喊了话,那大家肯定都知道我不瞎。

  韩娟眼尖很快就看到了我,朝着我走来喊道:“李小伟,你过来,来给我按摩。

  ”随后韩娟又看了看我们店里一圈道:“你们这还有什么手艺好的没有啊?给我闺蜜也按按。

  ”这一会立马我店里另外一名技师何林跳了出来走到表嫂跟前道:“美女,我来帮你摁吧!”。

  表嫂看了看何林,又瞧了瞧我黛眉微微一皱,明显有所心事,我正猜疑着表嫂怎么忽然跑来按摩。

  韩娟这会就拉起我的手道:“走吧,我们进去吧!”我有些担忧的偷看了看表嫂,只是表嫂一直都没吭声,我也不好意思打招呼,被韩娟拖着进了按摩室。

  “你到底要按哪里?”我想着表嫂,问韩娟话时候语气就显得有些不好,更生气她这为什么非要找我按,而把表嫂推给了别人!“唉?我说李小伟你怎么回事?你还不愿意给我按了啊?那行,你也别给我按了!我再去找个人去。

  ”韩娟也不愿意了。

  看韩娟要走,我吓了一跳,毕竟我这店里头规矩还是挺严厉的,要是客人投诉之类的,可是要被扣钱的,弄不好就要被开除。

  我连忙拉住韩娟赔礼道歉,说了一番好话,韩娟才笑了笑,起身动作麻溜的就开始脱衣服!转眼间就她就了个一干二净,我是看到过韩娟的身体的,只不过那几次都是偷看,压根没看清楚,这次可是没有任何遮挡的,让我看了个清清楚楚。

  果然是极品的身材,韩娟还非常骄傲的在我身前转了个圈,好像生怕我看的不清楚一样。

  一转身韩娟趴在了床上,看了看我道:“愣着干嘛?按啊!”我吓了一跳,急忙的走了上去,开始给韩娟按摩。

  “我告诉你你可给我好好的按!给我按舒服了,老娘可是掏了钱来的。

  ”韩娟说完之后哼哼一声,装起了大爷。

  我给韩娟按摩了一番。

  按着按着韩娟猛地便甩开了我的手道:“李小伟,你到底会不会按摩啊?你这按得是什么东西!”我本来心里就不高兴,我早就生她的气呢,现在韩娟跟我一甩脸子我就更不乐意了。

  “我还不按了。

  ”我怒道。

  “怎么着?还来脾气了?”韩娟看了看我,她盯着我的下面看了看道:“李小伟,你就是个色狼!给客人按摩的时候你竟(少妇做爱小说)然起反应了!”我确实是有点反应,韩娟的身材那么好,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我要是不起反应才奇怪呢。

  “我就是!你能拿我怎么着?”我一点不怂!“不怎么着?”韩娟嘿嘿一笑道:“难道你就不想摸摸女人的身体了?”我一愣?韩娟这是什么意思?韩娟突然拉住了我的手,她翻过身来道:“小伟,我可是听你表嫂说过,你按摩的手段可是有一手的!”“要是你能把我按摩舒服了,说不定我会饶了你!”我本来想要硬气的说一声我不需要,但是要脱口而出的时候我却有些怂了。

  要是我真的失去了这份工作我应该去干什么呢?我现在要是暴露出了我不是瞎子的身份肯定会第一时间被表哥扫地出门,那样我就永远都看不到表嫂了。

  而且我要是没了这份工作,我上哪再去找这样的工作呢?到时候没了工作,那就只能靠表嫂养着,可能到了最后,结果也只能是被扫地出门。

  我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道:“你想要我怎么做?”韩娟笑了笑道:“我听你表嫂说,人身上有个什么三天穴?可以专门治疗疲劳。

  你帮我按按吧。

  三天穴?我一愣,我在看向韩娟的时候,只见韩娟的脸上还有一丝害羞的表情,看来她也是知道这个穴位是在什么地方的。

  行!按就按!韩娟都不怕我怕什么?反正我又不吃亏,不过按这个穴位好,我得出去准备点东西。

  我向着韩娟说明了一下情况,韩娟非常大度的就让我出去了。

  我一出门,立刻就向着何林的按摩间走去,其实我和韩娟那么说就是想要脱身找的一个借口!我可不放心表嫂,我默默的走到了何林的按摩间,顺着门缝悄悄的一看,里面只有表嫂一个人。

  而且表嫂竟然还穿着衣服。

  我生怕表嫂被何林这个禽兽占了便宜,一看表嫂竟然还穿着衣服呢,我也就放心了不少。

  不过我也有些疑惑,怎么这么长时间了何林还没开始按摩呢?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2603.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4273.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4308.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6696.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4326.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4537.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902.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c.aspx?51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