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big areolas,新手必看

欧式风格的酒店大床上。

  男人拥着女人,声音略微低哑暗沉,“今晚满足你,嗯?”。

  听到男人的话,夏念白身子微微僵住了片刻,脸上有几分微红,“不要。

  ”不明白为什么,明明知道这个男人不爱她,但听到他的声音,夏念白心里还存着几分侥幸,也许,他有那么一点爱她。

  对于她的拒绝,萧俊轩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他拉着她去了浴室。

  黑眸落在她身上,带着几分命令道,“去把衣服脱了。

  ”夏念白有些害羞,但还是很听话的将衣服脱了,黑色裸肩连衣裙,拉链在身后,反手够了几次。

  她抬眸看着他,小声开口请求,“能帮我么?”对于她的生涩和胆怯,萧俊轩倒是冷笑一声,讽刺道,“夏念白,我们是第一次?”这话让夏念白脸色通红,她微微低着头,咬唇,有些委屈。

  身后微微传来凉意,夏念白愣了一下,耳边传来萧俊轩的声音,没多少情绪,“去洗!”拉链被他拉开,丢下一句话,他人已经出了浴室。

  夏念白站在浴室里,微微将目光投到玻璃镜中的自己身上,她皮肤很白,五官精致,因为刚才萧俊轩的话,让她脸上染了几分红晕,显得格外诱人。

  这样的自己,他为什么不喜欢呢?夏念白想不通,也不得而知。

  简单冲洗了一下,裹着浴巾出了浴室,欧式大床上,萧俊轩已经躺在上面了。

  他身上……空无一物。

  怎么脱了?夏念白低头,白嫩的小手拽着贴在自己身上的白色浴巾,虽然他们不是第一次了,但…..“过来!”他开了口,语调依旧是命令。

  磨磨蹭蹭的爬到床上,夏念白拽着浴巾,娇小的身子半跪在他身边,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看着他,声音轻微道,“我….”余光落在他的那处,她微微咬唇。

  “过来!”见她一直踌躇,萧俊轩长臂一伸,将她整个人都按在自己身上,大掌掌着她的后脑勺,让她靠近自己。

  两人气息靠近,鼻翼相接,他凑近她,亲吻她的唇,略微带着几分撕咬,不疼,是有心刺激她。

  夏念白受不得他的撩拨,半骑在他身上,微微扭动着身子,撩拨间,她身上裹着的浴巾已经滑落了。

  他略微带着薄茧的手滑落在她胸前,半是挑逗,半是撩拨。

  有些人类最原始的东西被撩拨起来,萧俊轩猛然的翻身,将女人压在了下面,炙热急促的吻,密密麻麻顺着她的身体一路向下。

  夏念白紧紧咬唇,隐忍着喉咙里的那些压抑的声音。

  猛然浑身一震,她低眸看去,一时间瞪大了眼睛。

  只见男人伏下去……他竟然真的….“不要….啊!”那些拒绝的话没说出口,夏念白被触电一样的感觉刺激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给几个女人这样过,但夏念白心里还是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萧俊轩喜欢这个女人的身体,她身上有着男人对致命的诱惑,目光落在她潮红的脸上,他俊朗的脸上带了几分笑意,“舒服么?”就这么直白毫无悬念的问了出来。

  夏念白微微点头,脸上的红晕没有散开,心里淡淡的苦涩开始蔓延,在他看来,她和他身边无数女人一样,仅仅只是和他在床榻上能给他带来快感的女人。

  搂着她娇小的身子,试着融入她的身体。

  夏念白惊愣了片刻,这个姿势…..“俊轩…..啊!”话没说出来,他已经进去了,他们从来没有用过这个姿势,所以,夏念白觉得有些撕裂的疼。

  良久,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后,他松开她去了浴室冲洗身子。

  昏暗的灯光下,夏念白听着浴室里的水声。

  心口开始堵得格外难受,他们这算什么?偷情?扯过浴巾遮挡着身子,下床,走到浴室门口。

  浴室门没有关,萧俊轩赤身站在花洒下,背对着门,夏念白能看见的是他健朗修长的身形,男子俊美,无论从那个角度看都格外的迷人。

  她走到他身后,不顾水珠溅在她身上,从他身后抱住了他,身体相互触碰,感觉格外清晰。

  萧俊轩身子一顿,耳边传来女人请求的声音,“今晚能不能陪我?”这话,格外小心翼翼。

  他眉头微蹙,声音低沉磁性,“还想要一次?”夏念白:“……”他们之间,似乎只有身体交流了。

  松开他,她乖巧的低头将身体洗净,转身出了浴室。

  不久萧俊轩从浴室里出来了,淡定从容的穿上西服。

  她就那么乖乖的坐在床上,静静的看着他,任由心口隐隐作疼。

  男人俊朗,黑西服,白衬衫,黑发被特意打理过,一丝不苟,俊美无双,一贯的冷酷冰凉。

  “时间不早(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了,我先走了。

  ”又是这句话,不重不轻的,他就将她丢在酒店,独自离开。

  夏念白没说话,只是看着他,脸上的情绪太多,太复杂。

  见她没说话,萧俊轩回头看了过来,见女人一双黑眸看着自己,心口不由微微一动,走向她,微微捧着她的脸亲了一口,“乖,我得回家了。

  ”瞧瞧,明明就是特别无情的话,从他嘴巴里说出来,显得那么动听。

  他没有做过多留念,转身离开。

  “萧俊轩!”他还没走到门口,夏念白便开口叫了出来,她跳下床,身上还裹着浴巾。

  看着他,她红了眼,隐忍了很久的疼苦终究是到了极限了。

  男人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她,挑眉,“怎么了?”她失笑,伴着眼泪流了出来,声音哽咽,“以后,我们不要联系了,我放手,求你也放过我吧!”这种名不正言不顺的在一起,整整一年了,快要把她逼疯了。

  看着她哭,萧俊轩没多少情绪,只是眉头蹙了起来,声音隐隐冷了几分,“钱不够花了?还是要换车?”呵呵….夏念白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钱?车?在他看来,她每次闹,每次想要离开就是为了要钱,换车?只是一瞬间,夏念白放弃同他多说了,她平静看向他,只是淡淡道,“你走吧!她还在等你。

  ”走到这一步,是她活该,她认了。

  见她如此,萧俊轩只是微微蹙眉,抬手淡淡扫了一眼手腕上的名贵手表,时间不早了,他该回去了。

  未曾多说,他转身,离开,不做丝毫停留。

  和萧俊轩认识,是意外,可睡在一起,却是他有意为之,一年前,夏念白在酒吧喝多,被萧俊轩捡走。

  第一次给了他,后来的一切就好像似乎都顺理成章了,他给她钱,车子,房子,她要的,他都给她买。

  萧俊轩是个豪爽的人,对于夏念白他从不吝啬,他给她的都是最好的。

  可唯独不给她爱,准确来说,是任何感情他都不愿意给她,连心疼,他对她都没有。

  夏念白想过,如果一直这么下去,也是好的,至少,他们之间没有别人,他睡她,她心甘情愿陪着他。

  可是明天,萧俊轩要结婚了。

  新娘是萧家世交莫家的宝贝女儿,莫语儿。

  他前程似锦,娇妻在怀。

  她算什么?一个暖床的工具?她有自己的尊严,做不到陪着他上演三个人的追逐游戏。

  收拾好心情,夏念白穿上衣服,提着包出了酒店,整个房间里余留的都是她和萧俊轩刚才那场鱼水之欢后留下的暧昧味道。

  她没办法独自一个人在酒店里嗅着这些味道入睡。

  刚启动车子,将车子开出停车站,夏念白的手机短信提示音就响了,是银行到账提示。

  夏念白没看,她知道,是萧俊轩转给她的钱。

  几乎每次都一样,做完后,他给她一笔钱,只多不少。

  呵呵!她和鸡有区别么?没有吧!…….翌日。

  是萧俊轩和莫语儿的婚礼,这场婚礼在一个月前就被媒体宣传得沸沸扬扬了,无论是婚礼现场的奢华还是新娘的美,在桐城民众里,都成为了一种期待。

  

李芬当时就羞疯了,“老吴,老吴不要!!!”羞涩中她本能的夹紧了双腿,可这动作在此刻看来更像是怕老吴离开似的。

  而老吴的老纸也拨弄的愈发急促,哪怕隔着小裤裤,都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

  三年的荒漠枯寂,让她那里本就异常的敏感,老吴又这么强烈的刺激着,她真受不了了。

  那一瞬间,有股子强烈的欲火猛地钻出了腔子,化为欢吟冲出。

  她感觉好快乐,哪怕明明身子下面被撩的厉害,可她也依旧感受到极尽的欢愉。

  当欢吟声爆发出口后,李芬大羞,这种旖旎的声音,让她觉得自己像是个淫妇。

  在老吴的强行侵袭下,自己竟然还叫的这么欢快,不是淫妇又(爱女狂欢)是什么?李芬很是羞恼,羞恼老吴的强行触摸,更羞恼自己刚刚爆出的欢吟声。

  所以她急了,急中带怒。

  “老吴,你再这样我就走了,我再也不理你了!!!”李芬说的很郑重,语气中更是充满了决绝。

  老吴有些害怕了,他真的担心把李芬给欺负跑了,都还没睡呢,可不能操之过急。

  于是他连忙道歉,并伸手重新握住那对性感的小脚丫,凑在自己那里,轻轻揉动着。

  也不知是老吴的道歉起了作用,还是老吴的下面引发了诱惑与不舍。

  总之李芬只剩下了羞,没有再恼。

  起初的时候还好些,可慢慢的她就感觉两条腿被抬起来好累。

  为了撑住身体,她拿双手撑在床上,整个身体向后斜倾。

  殊不知这个迷人的动作,让她胸前的饱满更为激荡诱人,轮廓更为明显。

  看到那么大那么圆润的宝贝儿,老吴纵使再拿着李芬的小脚丫干那事儿,也忍不住的焦躁着。

  “芬儿,你XX真美,真大,你脱下罩子来,让我吃吃行不行?”李芬羞到不行的,坐起身来挥手就要打老吴。

  当然不是真的打,只是羞到不行的行为表现而已。

  所以老吴没躲,她也没舍得真的落下去,只是嗔瞪了老吴一眼。

  可当她看到老吴那火热热的狰狞后,又不敢看了,她真怕自己会忍不住交代了身子……一通旖旎过后,老吴终于在半个多小时后结束了。

  李芬羞红着脸嗔道:“刚买的丝袜,就被你全部弄上那个了,还怎么穿啊!”老吴却是充满了成就感,更是厚颜无耻的说道:“搓匀了吧,这东西护养肌肤。

  ”李芬羞瞪他一眼,起身赶紧回到自己屋子把丝袜脱掉,然后拿去卫生间洗了。

  望着李芬蹲在地上的身影,尤其是望见她那浑圆挺翘的屁蛋儿,老吴忍不住的幻想。

  如果这是可以躺在她身子下面,然后让她拿屁蛋儿坐上去,噗噗的捅几下,那该多棒啊!正无耻幻想的时候,突然有敲门声响起。

  李芬下意识的就想起身去开门,却看到了不远处紧盯着自己的老吴。

  看到那色迷迷的目光李芬就感受到了老吴的心思,她忍不住羞嗔道:“老色鬼。

  ”老吴也不介意,只色迷迷的瞅着。

  直至李芬要过来开门了,他这才反应过来,示意她洗衣服就行,自己去开。

  门锁打开,然后有道青春靓丽的身影就展现在老吴的视线中。

  敲门的是个小姑娘,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最多不过二十。

  穿着一件印有卡通猫的短袖贴身T恤,下面搭配一条七分牛仔裤。

  脚踝处露出的肌肤雪白娇嫩,很是迷人。

  而紧贴在胸前的T恤,更让她那儿显得娇挺傲娇。

  这个小姑娘名叫赵静雅,是大学生护工社团的,专门照顾孤寡老人,属于献爱心。

  老吴不光是孤寡老人,还是残疾人,所以赵静雅每周末都会来陪他。

  或聊天,或帮他带些手工零食,总之用她的话说,就是为了让老吴别感觉到寂寞。

  见到赵静雅过来,老吴特别开心,赶紧招呼她进屋坐下。

  对于这个小姑娘,他不能说半点旖旎心思都没有,但从没套路过什么。

  他就是简单觉得,人小姑娘挺漂亮的,他又是半大残废老头,祸害人家小姑娘不好。

  所以一直以来,他对赵静雅都是当自家晚辈看待的,很是疼爱。

  赵静雅也是个很懂事的小姑娘,照顾老吴也特别的周到,而且每次都挂着灿烂笑容。

  可今天例外,今天她刚进门的,就趴在老吴身上哭了,特伤心。

  老吴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完全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尤其是随着赵静雅的哭诉,胸前那对傲娇的宝贝儿还一挺一挺的磨蹭在老吴胸膛上。

  这把老吴给磨蹭的,明明没有那种心思,心里也是邪火升腾。

  他抱住了赵静雅的后背,轻轻拍打着、劝慰着。

  本想劝赵静雅别哭了,离开他的怀抱,哪成想竟然又拍到了肩带上。

  那条肩带是赵静雅罩罩儿的肩带,老吴又感受到了胸前的磨蹭,当真是有些受不了了。

  好在不多会儿的,赵静雅就自觉失态,起身擦干了眼泪。

  “对不起啊,吴大爷,我失态了,还哭湿了您衣服,真的很对不起。

  ”这倒没什么,老吴现在更关注赵静雅为什么会哭的这么伤心。

  收起心中的旖旎,他询问起了原因。

  赵静雅说,“有个从高中开始追求我的男生,跟着我追求到大学了。

  我没有答应他,但是觉得他也挺有毅力的,就想着等大学毕业后他要是能继续喜欢我,我就答应他。

  ”“可他、可他……可他竟然跟我的闺蜜好上了,他们走到了一起!”说着,赵静雅撅起了小嘴儿,满脸的不乐意,眼神中还斥满委屈。

  这把老吴给直说的哭笑不得,“你又不喜欢人家,还不许人家找别的对象,这不好吧?”“我不管,他喜欢我就得一直喜欢我,半路上跑了就是不忠!”小丫头噘着嘴不讲道理,老吴也没什么办法,只好随口附和几句,表示自己跟赵静雅同一阵营的立场,来换取小丫头的开心,至少也得是不郁闷。

  果然,在他表明立场后,赵静雅心情好多了,然后又提议给老吴洗衣服。

  “你把衣服脱下来吧,我都给你哭湿了,你脱下来我拿去帮你……”正准备说洗洗的,然后赵静雅就看到了卫生间里走出的李芬。

  她愣了,这个女人,好漂亮啊,而且还有成熟女人特有的气质。

  那一瞬间,感受到威胁的赵静雅又不乐意了。

  撅着小嘴儿,她当时就吧嗒吧嗒的流眼泪,“吴大爷,你也对我不忠,半路上跑了。

  ”老吴给郁闷坏了,自己干啥玩意儿就不忠了,还半路上跑了……他对赵静雅说道:“小雅啊,大爷跟你又不是情侣,谈不上不忠这回事的。

  再说了,大爷总得需要个人照顾啊,你也不想大爷一辈子都光棍着,连个照顾的人也没有吧?”赵静雅抹了把眼泪,“我知道,可是你找人了,以后就不需要我照顾了,你也把我抛弃了。

  ”越说越离谱,还抛弃,发生啥关系了就抛弃?老吴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李芬在旁边笑了。

  “你别听吴大哥瞎说,我是保姆,不是你想的那样。

  ”赵静雅微愣,“你这么漂亮当保姆?说你是个大明星都会有人相信啊,你怎么可能是保姆。

  ”听到质疑,李芬心里偷偷窃喜。

  任谁被误会当成大明星,任哪个女人被同性夸赞自己美,心里也会特别高兴的。

  李芬自然也不例外,不过她还是谦虚的说道:“哪有,我真的是个保姆。

  ”确定了李芬的身份,赵静雅这才高兴起来。

  “那也就是说,我以后还可以来照顾吴大爷了?”李芬笑这点头,“当然,不过这事我说了不算,你吴大爷说了才算,我去干活了。

  ”跟赵静雅打过招呼,李芬就去阳台晾晒她洗的丝袜去了。

  

  正因为这样,我常常提醒自己,不要感觉太好,应该更注意谦虚、平和、宽容地对待一切,包括对自己的先生和孩子也同样如此。

    但长期以来,有一个问题始终令我非常困惑,那就是,为什么我与其他人都能相处得很融洽,而恰恰与自己的先生无法融洽相处,我也分析过,可能因为我事业有成,而他稍显欠缺,也许出现心理不平衡。

  但正因为怕这样,我很注意,从不在他目前表露什么,因为我了解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心,所以,我常常还表现出对他的依赖和信任。

    但他似乎感觉不到这一切,而常为些小事与我发生争执,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就是他从不懂得尊重别人,更不善于与人沟通,过去我俩发生矛盾后总是我谦让、宽容,而他却总是采取冷战,不理我,他总认为过两天我就会把一切不愉快忘到脑后,所以从不主动与我沟通。

  口述:见我事业有成老公心里不平衡  两周前,我们因为一点小事又发生了争执,至今还在冷战但,这次我决定坚决不主动去答理他,因为我越来越感觉他太缺少男子汉气质,太让我失望了。

  尽管这样,毕竟还是两口子,两周互相不说一句话,也不是个事儿。

  所以,在我绝对不主动答理他的基础上,请给我出个主意,怎样触动一下他,让他能够主动一次?显示一下男子汉气质。

  谢谢!  回复:  恐怕很难,因为那是他的个性,从出生时大约就形成了,你无法改变他。

  算了,别跟自己的丈夫较真,家庭里不是讲理的地方,是彼此温暖的地方。

    我想,你丈夫一定有其他的优点,否则,你这么优秀的女人当初不会被他征服。

  (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  比如:他专一的爱你,当初非你不娶;他顾家爱家爱孩子,比你更会照顾孩子,是个好父亲;他性格内向,没有酒肉朋友,从不在外面招惹是非;他热爱艺术,情趣高雅,相貌英俊……最重要的,他只爱你一个人。

  口述:见我事业有成老公心里不平衡  那么,你何必去跟他较真的。

  你的事业也许重要,你的同事也许豁达,但唯有你的丈夫才是最关心你的人,他在乎的并非你在外面过眼烟云般的成功、失败、风光、荣辱,他真正在乎的是你本人。

    因此,你要摆正家庭在个人生活中的位置,那是最最重要的。

  工作上,可以肯定的说,缺了你,地球会转得更快,企业会运作得更好,但在家庭里,你是不可或缺的,没有你的投入,就不成其为家。

  你说呢?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b.aspx?5652.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b.aspx?1981.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b.aspx?138.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b.aspx?5343.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b.aspx?5149.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b.aspx?1952.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b.aspx?546.html

https://www.24hourwristbands.top/twb.aspx?5056.html